字体-
字体+

    夏长悦拎着餐盒,站在停车场的出口,等着去开车的男人。

    她脸上的神色淡淡的,看不出在想什么,瞥见从停车场里开出来的车子,她嘴角立时扬起一抹笑。

    车子停下来,她拉开车门就坐到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

    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我其实可以自己坐车回去,你不是要加班吗?”

    “忙完了。”严承池黑眸掠过一丝幽光,漫不经心的启唇。

    “……”

    都忙了,为什么还要她大老远送饭过来?

    自己回去吃不是更好吗?

    夏长悦在心底腹诽,嘴角却还是维持着笑容,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女伴,一路上,不管他说什么,她不会顶嘴。

    她的态度,显然取悦了严承池,一回到别墅,他就急切的抱着她,回了房间。

    在床上,严承池完全不像他冷冰冰的外表,不折腾她到睁不开眼睛,绝对不会罢手。

    等他餍足,夏长悦已经趴在被窝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松开她,进了浴室,水声传出来,原本该睡着的人儿,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翻过身,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昏暗的光线里,一双晶莹的眼睛,没有一丝睡意。

    她也学会演戏了……

    在他办公室门口听见对话,一遍遍的在耳边回放。

    曾经走投无路时的恐惧害怕,仿佛又一瞬间将她包围。

    她坐起来,看着浴室里不间断的水声,拿过衣服披到身上,从包里翻出手机,找到颜灵的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

    然后,又将手机里的短信删除干净,才将手机放回包里,重新躺回了床上。

    浴室的水声停了,严承池拿毛巾擦着短发,大步的走到床边,低头就吻上她的唇。

    他的动作很轻,带着宠溺,蜻蜓点水的一吻,就离开她的唇,将毛巾丢到一旁,翻身躺到她身边,将她搂进怀里。

    夏长悦从头到尾,都只是沉沉的睡着,没有睁开眼睛。

    -

    安家别墅。

    偏安一隅的儿童房里,一抹软糯糯的小身影躲在被窝里,一边拿着连接视频通话的手机,一边压低了声音说着话。

    “……夏舒茉,你是猪吗?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吃吃吃,小悦悦都要被野男人拐跑了!”

    稚嫩的嗓音,搭配着小大人一样的威严,教训电话那头的妹妹。

    手机屏幕上,一抹小小的身影,同样窝在被窝里。

    不过她的被窝里,藏着各种各样的零食,压了满满一枕头。

    小公主正低着头,挑着自己喜欢的零食,只给瀚瀚留了一个粉雕玉琢的侧脸。

    “你才是嘟,连粑粑都找不到,笨shi了……”小公主被骂了,正不高兴的回嘴。

    小嘴里塞了太多吃的,原本就没有瀚瀚那么好的语言表达能力,一紧张就成了大舌头。

    着急的在那边拍着枕头,想要增加自己的气势。

    “你骂谁笨?我是你哥哥!”瀚瀚一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激动的瞪着手机。

    “找不到粑粑,就不是哥哥,是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