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江明娜一下瘫到了地上,眼底只剩下一片绝望。

    瞥见男人无情的伸手按下内线,让金特助将她带走,江明娜忽然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到他的桌子前,像是飞蛾扑火般的决绝。

    “严承池,四年了,她夏长悦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有什么比我强?”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明明她那么优秀,身边的男人,却永远都围着夏长悦打转。

    严承池是,安辰旭也是,所有人都是……

    “再让我从你嘴里听见一句诋毁她的话,我会江家付出代价。”严承池盯着她,黑眸冷漠,幽幽的启唇。

    简单的一句话,已经是最好的回答。

    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了,金特助恭敬的从外面走进来,走到失魂落魄的江明娜面前,微微欠身,“江大小姐,请。”

    江明娜抬头看了一眼金特助,身侧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刚往外走了几步,蓦地转过身。

    “你就不怕将来有一天,夏长悦知道了当初想要送她进监狱的人就是你?”

    “你威胁我?”严承池眸光一暗,妖冶的子瞳,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光。

    “……”

    江明娜用力的咽了口水,还没有开口,委屈的眼泪已经先一步流了下来,“池少,你原谅我这一次,我是真的喜欢演戏,你看在我曾经帮过你的份上,你放过我……”

    -

    夏长悦再次走到严承池办公室的时候,她发红的眼眶,已经恢复平静。

    “夏小姐,池少在里面等你。”金特助将她送到门口,就恭敬的退了下来。

    再次站在他办公室的门口,心境已经截然不同。

    她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的抬起手敲门。

    “进来。”

    严承池低沉磁性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夏长悦怔了怔,迟疑了几秒,才伸手推开了房门走进来。

    偌大的办公室里,空气稀薄的让她觉得喘不过气。

    江明娜已经不在了……

    “你迟到了十分钟。”

    严承池坐在沙发上,颀长的身影斜靠着背垫,单手支着头,目光直视着朝着他走来的夏长悦。

    他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夏长悦也猜不到他跟江明娜最后谈得怎么样了。

    拎着手里的餐盒上前,放到桌子上,就开始布菜。

    刚将包装袋拆掉,严承池蓦地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声音沉了下来,“回答我的问题。”

    “嗯?”

    夏长悦呆呆的抬头看他,四目相对,她耳边,忽然又想起刚才江明娜说的话。

    蓦地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的碰触。

    “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

    夏长悦说着,将所有的餐盒都打开,将餐具递到他面前。

    “……”

    严承池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色,满意的勾起笑。

    从她手上接过餐具的那一刻,瞥见她眼底的落寞,动作微微顿了顿,眼神变得狐疑。

    她很不对劲。

    他眸光一闪,将她卷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先吃饭吧,一会儿要凉了。”夏长悦避开他亲昵的举动,刚想要往旁边坐,严承池已经将筷子塞进了她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