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秘书朝着电梯的方向走过来,下意识的,夏长悦闪身躲到了楼梯口的位置。

    秘书没有看见她,径直的进了电梯,离开了。

    夏长悦缓缓的从阴影位置走了出来,看着刚才江明娜站过的位置,眸光微微闪烁。

    严承池已经下令封杀了江明娜,江明娜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最关键的是,以严承池的脾气,他正在气头上,江明娜就算找来了,他也不会见。

    当初她因为合约出问题想要找他的时候,他可是让金特助请了两队保镖,二十四小时换班不让她有近身的机会,逼得她走投无路,最后跟去了酒店。

    结果还因为收买了前台,偷偷拿了他的房卡,太紧张,一个劲的喝酒壮胆,把自己给喝懵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根本就不记得。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睡在了他的床上……

    想起严承池之前的冷酷,夏长悦就更加笃定,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见江明娜。

    就像是一种女人的直觉,她放轻了脚步,朝着总裁办公室走了过去。

    娇小的身子站在门口,挣扎了很久,才咬了咬唇,轻轻的贴了上前。

    办公室里,很安静,像是在酝酿什么风暴。

    她等了一会儿,什么都听不见,刚准备抬手敲门,里面蓦地传来严承池低沉的声音。

    “我只给你二十分钟。”清冷桀骜。

    夏长悦甚至能想象得出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高大的身躯一定是斜靠在椅子上,慵懒的挑着眉,看着手上的奢华腕表。

    夏长悦下意识的低头看时间,七点十分。

    他的二十分钟,是因为七点半,她会送饭来吗?

    他不希望她知道他见过江明娜,还是因为,他跟江明娜的谈话,不能让她知道?

    太多的疑问,在夏长悦的心底打转。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静静的听着办公室里的动静。

    良久,才听见江明娜的声音。

    “池少,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不该在严氏集团投资的剧本上胡乱修改,影响你的投资,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闻言,还没有听见严承池的回答,夏长悦就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连自己错在哪里都弄不清楚,凭什么跟我保证绝不会再犯?”严承池冷笑着,声音冷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滚,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连江家都不会放过!”

    夏长悦隔着一道门,都能感受到里面的怒气。

    照这样的气氛发展下去,估计江明娜很快就会被他下令轰出来,她是不是要先避一避?

    夏长悦正想着,还来不及退开,就听见里面传来江明娜的声音。

    “是不是因为夏长悦?你要封杀我,是因为夏长悦那个贱人?”提起她的名字,江明娜的情绪立时变得歇斯底里。

    夏长悦身体一怔,刚要退开的身体,又不自觉的往前靠。

    她也很想知道,严承池那天一怒之下封杀江明娜和王导,是不是因为她?

    莫名的,她的心跳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