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颜灵看着她不对劲的神色,讪讪的打住了。

    正准备开口道歉,就听见夏长悦落寞的声音,“严承池差点看见瀚瀚了,当时的情况,只有让他以为那是辰旭哥的儿子,他才不会怀疑瀚瀚的身份。”

    “万一将来他知道了,恐怕光是这一条,就够让他恨你!”颜灵眸光闪了闪,担忧的说道。

    “不过你想要留住孩子,眼下最好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你刚回来,我们不说这个了,我给你找好了房子,先带你过去。”夏长悦眼神一暗,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些。

    将颜灵送到公寓,刚安顿下来,她就接到了安辰旭的电话。

    “你还好吗?”安辰旭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透着浓浓的关心。

    昨天那样的情况,他离开对她是最好的方式。

    可是人离开了,心却一直担心着。

    严承池对他的忌惮,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看见他跟夏长悦在一起,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

    他不怕,却担心还留在剧组的夏长悦。

    “我没事,剧组方面并没有对我有任何处罚,只是撤换了江明娜和王导,暂时停机了。”夏长悦以为他担心是她的工作,微微一笑,轻声的解释。

    “那你呢?也没事吗?”安辰旭蓦地启唇,察觉到自己的话问的太直白,又连忙解释,“我昨天看见你的手臂受伤了,有没有去医院?”

    “只是小伤,都好了。”夏长悦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肘上的伤口,想起昨天严承池给她包扎伤口的画面,嘴角微微一扬。

    旋即,她想起什么,“辰旭哥,你昨天怎么会去剧组?”

    “我是专程去找你的,没有想到会这么巧,碰见江明娜在欺负你,就连严承池也在。”安辰旭语气变得低沉了下来,像是轻微的顿了顿,才重新启唇。

    “我打听到m国最负盛名的神经外科教授,近期准备到g市谈一项医学投资项目,如果能请到他替伯父伯母治疗,恐怕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你说的是刚刚拿到了全球医学大奖的基恩·罗斯教授?”夏长悦一怔,眼神一下就变了。

    基恩·罗斯,是当今在神经外科这个领域,最受推崇的教授,多少被判了死刑的患者,都在他的手底下,获得了一丝生机。

    从她父母成为植物人的那一刻,她就想过要去找罗斯教授。

    可是夏家已经破产,先不说她没有钱,就是有钱,传言中,这个罗斯教授,不止是个医学狂人,也是个医学怪人。

    除非是能打动他的病例,或者有什么能吸引他的东西,否则就是出再多的钱,他都不为所动。

    这个世界上,什么都能勉强,唯独不能勉强一个医生。

    否则就是他答应了,你也不敢将病人交到他手上!

    夏长悦不止一次飞往m国,想要见罗斯教授一面,可却无数次的被拒之门外。

    最后铩羽而归。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罗斯教授来了g市,近水楼台先得月,她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