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江明娜脸都憋红了,朝着夏长悦就扑了过去。

    夏长悦刚要往后退,就被江明娜的助理拦住了。

    “我今天就要撕烂你的衣服,让大家都看看你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江明娜看着无处可逃的夏长悦,嘴角的笑容,变得阴毒。

    夏长悦脖子上的吻痕都这么明显,身上肯定有更多不能见人的东西。

    要是她今天能扒了她的衣服,她就彻底玩完了!

    “给我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江明娜的声音落下,她身边的两个助手都上前,伸手将夏长悦给牢牢抓住了。

    “江明娜,你想要做什么!”

    夏长悦拼命的挣脱,却根本没有办法脱身,看着江明娜不怀好意的眼神,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脊背窜起。

    -

    严氏集团总部。

    总裁办公室。

    特助站在门口,拿着手机来回走动,犹豫着不敢进去。

    看见有秘书要进去送文件,连忙将人拦了下来,“等一下,这些都是要池少签字的文件?”

    “是的,金特助,有问题吗?”秘书疑惑的看着他。

    金特助眸光闪了闪,伸手接了过来,“我正好有事要进去汇报,顺便帮你送进去吧。”

    有文件分散一下注意力,他没准不用死的那么惨……

    秘书还来不及说话,金特助已经抱着厚厚的文件,进了总裁办公室。

    严承池伟岸的身躯,斜靠在椅背上,长指把玩着手里的钢笔,深邃的黑眸微微敛起,似乎在想什么。

    脑海里,全是他昨天看见的那个电话。

    现在他走了,她醒过来,应该会迫不及待的给安辰旭回电话吧?

    想到这里,他拿着钢笔的手,用上力。

    指尖泛白……

    蓦地听见脚步声,嚯的抬起头,凌厉的目光,射向朝着他走来的金特助。

    瞥见他手里的文件挑了挑眉。

    “池少,有新的消息。”金特助被他瞪得浑身一僵,硬着头皮迎上前,先将文件放到严承池面前,才紧张的回禀。

    “盯着安家别墅的人刚刚来消息,说安辰旭离开了别墅,一个人朝着剧组的方向去了,只是目前还不确定,是不是去找夏小姐……”

    这种消息,简直就是来害死他的!

    看着严承池一瞬间阴沉下来的面容,金特助真是分分钟想要转身逃跑。

    “砰——”

    严承池手一挥,面前的水杯就被挥到了地上,碎成无数片。

    咬牙切齿,“那她呢?已经去了剧组?”

    他今天离开的时候,她还在睡觉。

    如果她没有去,那就是安辰旭自作多情。

    “夏小姐一睡醒,就赶去剧组了。”

    “砰——”

    巨大的声响过后,办公桌上的所有东西都被挥到了地上,包括刚刚送进来的文件。

    金特助诚惶诚恐的站在旁边,看着脸色铁青的严承池,不敢再说话。

    下一秒,就见严承池伸手抓过外套,优雅的穿到身上。

    白皙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系上扣子。

    刚才暴怒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谁也看不透的深沉。

    妖冶的子瞳,微微挑起,一字一顿。

    “备车。”

    “池少,你是要去……”

    严承池薄唇微启,冷冷的从牙关里挤出两个字,“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