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伟岸的身躯,就倚在她的身后,夏长悦能明显察觉到,他刚才还滚烫的身体,一瞬间变得冰冷。

    如同紧挨着她的,是一块千年寒冰。

    她咬着唇,盯着手里的电话,不敢接,更加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她想要解释,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只要跟安辰旭扯上关系的事情,在他眼里,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他一定会生气……

    电话断了,手机屏幕暗了下去。

    可是书房里的空气,却像是一瞬间被凝固住了。

    夏长悦僵硬的站在那里,有些紧张的扭头看身后的男人。

    刚准备开口,人就被他打横抱了起来,转身回了卧室,重重的丢到了床上。

    夏长悦被摔了一下,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可是对上男人阴鸷的黑眸,她紧紧的咬着唇,不敢抱怨。

    下一秒,严承池已经俯身上前,用力的掐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

    “这么想接安辰旭的电话,为什么不接?”

    “……”

    “夏长悦,谁给你胆子,对我甩脸色?”他的手,越发的用力,看着她的下巴被他捏红,看着她皱起眉心,他的心脏仿佛也被人掐着。

    既然要痛苦,就一起好了!

    他低头,镬住她的唇,拉着她一起往地狱沉沦……

    -

    第二天,夏长悦累得根本听不见闹钟响。

    严承池一早就神清气爽的起来,对着镜子整理西装,深邃的黑眸,深深的凝视着床上的人儿。

    目光落到她露在外面的手臂上,还没有褪去的红痕,他眸光微微闪了闪。

    眼底掠过一丝懊恼……

    可很快,又被怒气覆盖。

    想起昨晚那个电话,还有她心虚的反应,严承池身侧的手,猛地握成拳。

    没有再多看她一眼,提步出了房间,准备离开别墅。

    刚走到客厅,管家已经领着几个佣人,恭敬的等候在那里。

    看见他走下楼,连忙迎上前。

    “池少,这是别墅新招的佣人,专门安排伺候夏小姐的,都很有照顾人的经验。”管家一脸欣喜,等着被夸奖。

    哪知道话音刚落下,就被严承池狠狠瞪了一眼。

    旋即,严承池抬头扫了一眼眼前的几个人。

    照顾她……

    她需要吗?

    她眼里心里都只有安辰旭,恐怕现在想着的,是怎么从他这里离开,跟安辰旭双宿双栖吧?

    她想都不要想!

    严承池子瞳一紧,冷冷的启唇,“我看她好得恨,不需要什么人照顾。”

    话落,转身出了别墅。

    留下一个错愕的管家,半响都回不过神。

    就连他身边的佣人,都懵了。

    “管家,那我们还要不要留下来?”几个人问道。

    “你们问我,我要问谁?”这池少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琢磨了……

    别墅外,金特助已经开着车在路边等候。

    严承池坐上车,没有下令开车,而是沉默的坐着,目光落到主别墅区的方向。

    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森冷的笑容,“让人盯着安辰旭,他有任何举动,都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金特助只微微一怔,恭敬的颔首。

    见严承池抬手,才缓缓的开车,驶离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