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才下午六点。

    他让夏长悦给他送饭了,离七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

    “回池少,今天的会议进行的很顺利,所以比预计时间早了一点。”秘书连忙解释。

    “那就再安排别的会议,不是说明天还有部门吗?提前到今天,总之,七点半之前,我都很忙,明白吗?”

    严承池长指慵懒的放到办公桌上,冷冷的挑眉睨了秘书一眼。

    秘书怔了怔,脸上全是不解,可是对上他冷鸷的黑眸,忙不迭的俯身。

    “是,我马上就下去安排。”

    办公室空了下来。

    严承池走到沙发前坐下来,伸展着修长的大长腿,一边盯着腕表看。

    脑海里,浮现出夏长悦第一次给他送饭的画面。

    那是他第一次吃她亲手做的菜。

    跟他的大厨比,差了不止一点。

    可偏偏,他像中毒一样,深深的迷恋上了那个味道。

    忍了这么多天,终于忍不住找了个理由,让她给他送饭。

    他找佣人伺候她的饮食起居,她只要负责伺候他就够了,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安排!

    想到夏长悦一会儿就会给他送饭过来,严承池不禁得意起来,看向腕表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他从来没有觉得,一个半小时,会过得这么慢。

    七点十五分。

    她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他公司的楼下了吧?

    严承池眸光一眯,走到办公桌前,伸手按下了内线。

    吩咐前台秘书看见夏长悦,不准多问,直接让她上来。

    一直等到七点半,夏长悦都没有出现。

    严承池嚯的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刚往门外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重新坐下。

    路上堵车。

    一定是这样,他要沉住气。

    严承池盯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一直等到七点三十五分。

    五分钟,仅仅只是过去了五分钟,他却像是等了一个世纪。

    就在他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回别墅的时候,他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夏长悦娇小的身影从门边挤了进来,手上还拎着精致的餐盒,一看见他,就连忙着急的解释。

    “对不起,路上堵车……”

    看吧,他就知道。

    她一定是堵车了,才不敢放他鸽子。

    严承池嘴角缓缓的勾起笑容,刚才的急躁瞬间消失殆尽,慢条斯理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提步朝着沙发走过去。

    慵懒的陷进沙发里,看着夏长悦替他布菜,目光上下扫了一眼她纤细匀称的小腿。

    他的女人,连腿都这么好看。

    嘴上却说道,“腿短就是麻烦,连送个饭都比别人慢。”

    “……”

    夏长悦身体一僵,呆呆的低头看自己的双腿,又抬头看他嫌弃的目光,拿着餐盒的手,恨不得摔他脸上!

    他才腿短!他全家都腿短!

    夏长悦刚要发作,想起她还有事要求他帮忙,又生生的忍住了。

    将餐盒都打开,一一在他面前摆好,将饭碗和筷子,递到了他手里。

    “池少,你慢用。”

    原本以为他会满意她的态度,谁知道,他只是扫了一眼眼前的菜肴,脸色就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