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得罪了导演,她在剧组里就会孤立无援,到时候,才真是真的中了江明娜的计。

    夏长悦咬咬牙,将剧本重新抱起来,“我明白了,我现在就马上回去改。”

    “还回去做什么呀,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又找什么奇奇怪怪的理由,说自己来不及改完,拖慢整个剧组的进度。”

    江明娜讥讽的声音,如针般刺耳。

    夏长悦还来不及回应,就听见导演附和的开口。

    “就留在这里改吧。”导演说完就离开了。

    江明娜温柔的脸,瞬间变得阴狠,走上前,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戳着夏长悦怀里的剧本,冷笑。

    “夏编剧,好好改,改不好,可是不能收工的喔!”

    “江明娜,你是这部剧的女主角,剧本被改得面无全非,对你有什么好处?”夏长悦眸光一暗,狠狠的瞪着她。

    “看着你不好过,就是我最大的好处呀!”江明娜讪笑着,收回自己的手指,上下瞄了夏长悦一眼。

    “你以为这个年代,靠才华就这么容易崛起?你看看你现在,像不像自以为要一飞冲天,结果却跌个狗吃屎?哈哈!”

    “……”

    夏长悦身侧的手,猛地攥成拳头,几乎要控制不住上去扇她两耳光。

    “你打呀,你要是再敢动手打我,我保证告得你倾家荡产!”江明娜瞥见她眼底的怒火,不退反进,将脸逼到夏长悦的眼前,像是在故意激她动手。

    夏长悦眸光一闪,忍住了怒气,看向江明娜得意的脸,“这是严氏集团投资的电视剧,要是让严承池知道,你利用江家的权势利诱导演,公报私仇,他不会放过你。”

    “夏长悦,你还要不要脸?池少连正眼都不愿意看你了,你还好意思借池少的威风?”江明娜夸张的捂嘴大笑,旋即,又讽刺的开口。

    “我就是针对你,故意刁难你了,你倒是去告诉池少呀,不过我看你现在落魄成这样,恐怕连池少一面都很难吧,需不需要我帮你引荐?”

    “……”

    夏长悦眯了眯双眼。

    看着江明娜得意的嘴脸,她很难想象,如果江明娜知道,她现在住在严承池的别墅里,会不会直接气疯?

    “四年前的事情,剧组里的其他人不知道,我却比谁都清楚,一个为了钱背叛过池少的女人,我要是你,就干脆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免得出来丢人现眼!”

    江明娜冷冷的补上一句。

    闻言,正要回击的夏长悦,忽然就安静下来了。

    抱着剧本的手,无声的收紧,眼底划过一丝闷痛。

    她没有背叛他!

    只是没有人相信。

    就连严承池,也不会相信……

    她的眼眶,蓦地有些发红。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是严承池的电话,夏长悦呆呆的看着,半响了,才回过神,连忙接了起来。

    他低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来,惹得她心头一悸。

    “你在哪里?”

    夏长悦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趾高气扬离开的江明娜,咬了咬唇,“在剧组。”

    “你哭过?!”严承池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