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承池并没有说完,话到一半就打住了。

    目光凌然的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夏长悦,留下一半的悬念,像是在试探她的反应。

    “啊?”

    夏长悦一手抓着小龙虾虾头,另一只手正抠着虾尾,刚拔出虾肉准备往嘴里塞,听见他的声音,有点茫然的抬起头。

    如星般的眸眼里,透着一丝责怪。

    吃饭的时候,没事就不要说话,尤其是吃她最爱的小龙虾的时候,没见她正忙着呢!

    “……”

    严承池何等聪明的人,看清她手上的小龙虾,就明白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他眸光一暗,冷冷的启唇。

    “管家,把小龙虾撤走。”

    夏长悦:“……”!!!

    夏长悦整个人神经一凛,飞快的将手里的虾肉丢进了嘴里,然后两只手又抓了两只,用力的咽下了嘴里的虾肉,不甘心的看着管家将虾盘从她面前撤走,离她越来越远……

    夏长悦看向严承池的眼神,变得怨念。

    “把她手里那两只也撤走。”严承池眉峰一挑,淡淡的勾唇。

    看着夏长悦一脸错愕,恨不得咬扑上来咬他两口的愤怒,他嘴角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在她眼里,他居然还比不上一只小龙虾?!

    “现在能好好听我说话了?”严承池长指划过眉心,落到桌子上,漫不经心的敲了两下。

    只是两下,立时让夏长悦的神经绷了起来。

    娇小的身子坐得笔直,像个小学生一样,连大气都不敢喘,等着他大爷开口。

    “安辰旭去医院看你了。”严承池薄唇微启,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他的眼神没有看夏长悦,可是她就是感觉到一股阴风从背后刮过,冷飕飕的……

    她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餐巾,咬着唇,茫然的看着他。

    她没有看见过安辰旭。

    严承池看着她的眼神里,透着探究,半响,才敛起眸,“我今天看见他儿子了。”

    又是没有征兆的一句话。

    一下子就让夏长悦呆住了!

    “安辰旭的儿子?”夏长悦细细的咀嚼着他的话,旋即,像是忽然明白过来一样,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错愕的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用力的吞了吞口水。

    想要问什么,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严承池见过瀚瀚了,他难道没有发现瀚瀚长得跟他一模一样吗?

    他怎么会以为瀚瀚是安辰旭的儿子……

    夏长悦脑子乱作一团,看着坐在她面前的严承池,脸色越来越苍白。

    手指用力的抠着掌心,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看样子,你是真的知道他有个儿子。”严承池看着她的反应,神色一沉。

    她知道安辰旭连儿子都有了,居然还跟他纠缠不清?

    还是真的就像江明娜说的那样,她接近安辰旭,也只是为了利用安辰旭?

    她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他?!

    严承池放在桌子上的手,微微收紧,胸口闷得喘不过气。

    “严承池,你真的见过那个……”

    夏长悦屏住了呼吸,刚准备开口,他伟岸的身影,已经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提步出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