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下一秒,他缓缓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落到楼梯口,果然看见了一脸懵懂的夏长悦。

    她刚睡醒,像是找不到家长的孩子,一看见他伸出手,就乖乖的朝着他走过来。

    “睡够了?”

    严承池看着她呆萌的模样,忍俊不禁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这样孩子气的她,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妈。

    严承池嘴角勾起宠溺的笑容,想起医生的话,又拧起眉。

    “饿了没有,先吃饭。”

    “金特助怎么这么晚还在别墅?”夏长悦被他拉着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回想起刚才下楼的画面,有些好奇的开口。

    “你很关心他?”严承池的俊脸一怔,旋即沉下来。

    “……”

    算了,她还是少说话,免得等一下连饭都没得吃,还要连累金特助。

    夏长悦挣脱开他的手,自己走到座位上坐下,伸手拿起餐具,兴奋的敲了起来,就等着厨房上菜。

    下一秒,却发现严承池还站着,完全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

    “你为什么不坐?”

    “我的小女佣先坐了,没有人伺候我吃饭,我坐下来干什么?”严承池挑眉,冷冷的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

    “……”大写的囧。

    夏长悦可怜兮兮的从座位上起来,在心里默默的扎了个小人,将他诅咒了千万遍,才走上前,恭敬的拉开椅子。

    “池少,你坐,小的这就伺候你吃饭。”

    奴役病号的,都是万恶的资本家呀!

    严承池走上前,潇洒的坐下,就在夏长悦准备往旁边走的时候,却被她一把拉进了怀里,按到自己的大腿上。

    “看来你的身体好了,都知道顶嘴了?嗯!”严承池锐利的目光,像是要刺穿她的身体。

    “严承池,你先放开我,你这样我没有办法伺候你吃饭。”夏长悦紧张的想要站起来。

    “谁告诉你我想要吃饭。”严承池低头,缓缓的靠近她的耳畔,吐气如魅,“我现在比较想要吃你。”

    “砰——”

    夏长悦吓得一个激灵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旋即,一个转身,就往边上跑,娇小的身子都贴到了墙上,紧张的看着严承池。

    这里是餐厅,他居然满脑子都想着那种事情!

    “摔到哪了?”

    严承池皱起眉,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遍,伸出手,“过来!”

    她什么时候这么不经吓了?

    “不过!”

    夏长悦紧紧贴着墙面,死活都不肯迈动步子。

    “我不饿了,我要回房间睡觉。”

    夏长悦转身刚迈出步子,就听见严承池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回房间也不错,我本来还想慢点,看来你比我着急。”

    “……”

    夏长悦的脚步被生生的定住了。

    转过身,大步流星的走到餐桌前站好,赔着笑,“池少说的对,太早睡对身体不好,还是应该先吃饭。”

    餐桌上,很快摆满了菜肴。

    夏长悦饿了很久,一看见美食,眼睛都直了。

    “坐下一起吃。”严承池到底也没舍得虐待她。

    看着她嗖的一声坐下来,抓起筷子就大快朵颐,他嘴角忍不住勾起笑。

    下一秒,安辰旭抱着孩子的画面又蹿进他的脑海里。

    “我今天在医院看见安辰旭了,他手里抱着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