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承池看着蹙起眉头的夏长悦,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脊,像哄孩子一样。

    见她又睡沉了,脸上的阴沉才微微散开。

    金特助目不斜视的开着车,连大气都不敢喘。

    就怕惊着夏小姐,池少会把他发配边疆……

    车子很快抵达别墅。

    严承池动作轻柔的将怀里的人儿抱了起来,朝着卧室迈去。

    将她放到床上,准备给她盖上被子的瞬间,脑海里忽然闪过医生的话。

    “池少,我们替夏小姐做了检查,发现她有长期明显的贫血、低血糖的情况,需要尽快调养,否则时间长了,怕会落下什么毛病……”

    她性格开朗,从来不会把心事藏太久。

    多不开心的事情,很快都会忘掉。

    至于吃,她天生就是个小吃货,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挑食,有偏爱的食物,却找不到不吃的东西。

    这样的她,怎么会贫血和低血糖?

    离开他的四年,她究竟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严承池拿着被子的手微微一紧,眼底掠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他一直以为离开了他,她一定会过得很好。

    他恨她的背叛,可只有她过得好,他的恨才有意义。

    严承池嘴角勾起自嘲的笑,替她盖好被子,就转身出了房间。

    客厅里,管家拿着已经醒好的红酒,恭敬的伺候在他身边。

    “在别墅里挑几个会照顾人的佣人,以后别让她进厨房,想吃什么,让人给她做。”严承池走到沙发前,伟岸的身躯陷进去。

    修长的双腿交叠起来,看着放在眼前的红酒杯,眸光跟着酒杯的液体晃动。

    有些晃神。

    他喝了一口,嘴里全是苦涩。

    夏长悦蜷缩成一团,窝在手术室门口的画面,又蹿进脑海里。

    他放下杯子,“现在就去找,找好了带过来给我看。”

    “是。”管家忙不迭的放下红酒瓶,转身往外走。

    客厅里一下空下来。

    严承池靠到沙发垫上,伸手按了按眉心。

    没有她在身边,冰冷的空气,仿佛都在嘲笑他的孤单。

    他伸手抓过酒杯,狠狠的灌了一口……

    管家很快带着十个女佣回了客厅,一字排开在严承池面前站好。

    “池少,这是别墅佣人里,比较有照顾人经验的。”管家恭敬的走到严承池身边。

    严承池不喜欢有陌生人出现在主别墅区,所以他住的地方,向来都是管家在照看。

    就是打扫卫生的时候,管家也会在一旁盯着,一等打扫完,就会立即让人离开。

    突然听见严承池要让人到主别墅区来照顾夏长悦的起居,管家至今没有回过神。

    “都说说自己之前干过什么工作,有过什么照顾人的经验,被留下来的人,工资翻倍。”严承池端着红酒杯,妖冶的子瞳在灯光下,如同淬过血的宝石,透着魔魅。

    静静的坐在那里,身上尊贵的气息,就让人不敢直视。

    他的话一落下,刚才还有些紧张的佣人们,一下就激动了。

    纷纷的说着自己的优势。

    “回池少,我来严家别墅之前,是家政公司里主要负责伺候孕妇的,做饭和熬汤都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