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夏长悦被他吼得莫名其妙,呆呆的看着他。

    一直在她房间里的男人不是他吗?

    哪有人自己骂自己野男人的……

    夏长悦吐了吐舌头,悄悄的把这句话噎了回去。

    要是让严承池知道她在什么,她一定会被掐死!

    “我觉得自己没事,而且剧组的工作可以在医院处理,我能不能留下来照顾我妈妈?”夏长悦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知道医院有护士,她不是医护人员,留下来可能也没有用,可她就是想要离父母近一点。

    连续几次的病危通知,让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变得很低,害怕就在她某一个来不及的时刻,最爱的人就会离她而去。

    “不能。”

    严承池想也不想的拒绝。

    妖冶的子瞳闪烁着隐晦不明的光芒,盯着她看了几秒,冷漠的启唇,“你留下来照顾你父母,那谁来照顾我?”

    他长指挑起她的下巴,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微微眯起眸。

    “夏长悦,我答应让人治疗你父母,不是让你留下来碍手碍脚,更加不是给你理由无视我。”

    “……”

    他又不是残废,为什么需要人照顾?

    她儿子才三岁,都会自己照顾自己了。

    夏长悦默默在心里腹诽,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阴沉下来,又默默的闭上嘴。

    严承池肯让人治疗她父母,她应该要感激才对,不能再惹他生气了。

    金特助的动作很快,将手续办好之后,恭敬的到病房提醒。

    “池少,车子已经停在楼下,可以回去了。”

    严承池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深邃的黑眸却落到夏长悦的身上。

    夏长悦不敢跟他对着干,麻利的从床上下来,局促的伸手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乖乖的等着他大爷开口。

    等了好几秒,都不见严承池开口。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问他的时候,严承池已经一步上前,将她打横一抱,大步的朝着医院外走去。

    一路上,察觉到他身上阴沉的气息,夏长悦都不敢说话。

    身子拼命的往车门边上靠,生怕又哪里得罪他了。

    靠着靠着,她小脑袋就忍不住朝着前方点了点,打起了呵欠。

    整个人都靠到门上,沉沉的睡着了……

    严承池听见身边均匀的呼吸声,微微一怔,扭过头,看着倚在车门上的娇小身影,眸光一滞。

    他只要一想到安辰旭出现在医院,有可能是冲着她来的,他胸口就烦闷的喘不过气。

    还有安辰旭手里的那个孩子,他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想到夏长悦明知道安辰旭连儿子都有了,她还跟这样的男人牵扯不清,他胸口就像被人放了一把火,在呲呲的燃烧!

    严承池手刚放到她肩膀上,想要将她摇醒,瞥见她发白的小脸,手又不自觉的放轻了。

    狠狠的咬牙,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让她能舒服的靠在他胸口睡觉。

    车子颠簸了一下,金特助立时被狠狠瞪了一眼。

    “要是连车都不会开,就给我早一点把辞职信递到人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