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回池少,夏家夫妇当年的车祸太过惨烈,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勉强保住性命,成了植物人,这几年,是夏小姐不肯放弃,宁可支付大量的医疗费用,也要坚持治疗,才能拖到今天。”

    医生忙不迭的回答。

    “还有机会治愈吗?”严承池薄唇微启,一字一顿。

    “这个……”医生面色有些犹豫,迟疑了很久,才回答。

    “以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平,继续治疗下去,怕也很难保住他们的性命。”

    闻言,严承池微微眯起邪眸。

    见他面色不悦,医生连忙补充。

    “这些话,我都跟夏小姐说过了,只是她还是坚持治疗,不肯放弃。”

    “……”

    放弃就等于眼睁睁的看着她父母死,她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

    夏家破产了,她现在根本没有能力送她父母出国治疗,能留在g市最好的医院,已经是她唯一能做的。

    “我知道了,下去吧。”严承池敛起眸,淡淡的启唇。

    直到医生的身影消失,金特助才走了进来,恭敬的俯身。

    “池少,需要属下安排什么吗?”

    “联系国际上有名的神经外科医生,组建一个医疗团队,用最短的时间,把她父母接过去治疗。”严承池妖冶的子瞳微微闪烁,声音低沉。

    闻言,金特助微微愣了愣。

    他跟在严承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前后矛盾的举动。

    明明前一秒还恨之入骨,下一秒,却忽然改变主意了。

    可看见躺在床上的夏长悦,金特助眼底划过一丝了然,不敢多问,俯了俯身,就退下去安排。

    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严承池斜躺在她身边,薄唇缓缓的靠近她的脸颊,没有碰触她,声音透着浓浓的磁性。

    “夏长悦,你欠我的越来越多,你要拿什么来还?”

    -

    安家别墅。

    “少爷,刚刚收到消息,夏小姐的母亲病危,刚刚动完手术,还有度过危险期……”管家挂掉电话,恭敬的跟安辰旭回禀。

    “那长悦呢?她一个人在医院吗?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安辰旭合上手上的文件,嚯的从沙发上站起身,刚准备转身,就听见管家诚惶诚恐的声音。

    “少爷,严承池去了医院,这个时候,还没有离开。”

    “……”

    安辰旭俊逸的身影猛地一僵,身侧的手,无声的握成拳头。

    牙关紧紧的咬着。

    良久,才冷静下来,冷冷的开口,“她的情况怎么样?”

    夏长悦有多在乎她的父母,他很清楚。

    她父母出事了,这个时候,她该有多脆弱,他却连靠近她给她安慰都不能!

    安辰旭温润的子瞳,浮起了一抹冷戾。

    “夏小姐听说手术成功,人就晕过去了,现在还留在医院休息。”

    管家的话落,楼梯口,一抹小小的身影就悄悄的转身溜开。

    迈着小短腿,飞快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爬到了椅子上,拿过自己的背包,背起来就往外走。

    外婆出事了,小悦悦一定会很难过,他要去医院陪小悦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