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夏长悦笑眯眯的逗他,想要哄他开心。

    他当时认定了,她只是在安慰他,脸庞僵硬的扯不出笑容。

    直到看见她父母,他才终于相信,她没有骗他。

    那个一见面,就拉着他,拍着他的手背跟他说“悦悦从小就被我惯坏了,有些娇气,你多担待点”的女人,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忘记。

    他的身世背景,没有人在乎。

    他的一无所有,没有人挑剔。

    他以为他拜访夏家会是一场煎熬,可实际上,那个下午,时间过得很快。

    她爸爸就像她说的,对所有人想要拐走他小公主的男人都没有好感,不热情,却也没有说难听的话。

    她母亲却一直坐在他身边,温柔的关心他,甚至安慰他,不必太计较别人的眼光,他们并不反对女儿跟他谈恋爱……

    他被留在夏家吃了晚饭,真切的感受到了她父母对她的宠爱。

    那个时候他暗暗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一定会更加努力,加倍的对她好。

    等他们以后有了孩子,也可以像她一样,在父母的恩爱下,幸福的长大……

    只可惜,那一次,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夏家。

    她的背叛,快的让他措不及防……

    严承池黑眸一暗,眼底掠过一抹幽光,盯着怀里的人儿,手臂微微用力。

    “啪——”

    手术室的灯灭了。

    夏长悦猛地从他怀里抬起头,一口气冲到门口。

    一看见手术室打开,就着急的抓住医生的手,“我妈妈没事,对不对?”

    她已经不哭了,可颤抖的声音,还是透露了她的害怕。

    晶莹的双眼,定定的看着医生,就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严承池皱了皱眉,走上前,将她扯到自己怀里,扫了一眼医生,声音冷漠。

    “什么情况,不要卖关子。”

    “病人的命暂时保住了,不过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要看二十四小时内的情况……”医生小心翼翼的看着严承池,恭敬的解释道。

    “夏长悦,没事了。”严承池打断了医生的话,双手抓着她的肩膀,笃定的启唇。

    “没事了……”

    夏长悦像是被他催眠了一样,呆呆的重复着他的话。

    抬起头看他,旋即,身体一软,倒在了他的怀里。

    “夏长悦——”

    严承池将人打横一抱,快步的进了就近的病房,将她放了下来。

    “池少放心,夏小姐只是紧张过度,一下子放松下来,身体有些受不了,休息一下就会好。”医生检查过后,连忙回禀。

    严承池坐在病床边,棱角分明的俊脸上,看不出神情。

    良久,才幽幽的启唇。

    “她父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简单的一句话,从他的嘴里问出来,仿佛磨过了砂砾,格外的嘶哑。

    四年了。

    因为夏长悦当年的背叛,他恨夏家的每一个人!

    得知她父母双双车祸,成了植物人之后,他甚至在心底嘲笑过,是老天的报应。

    可亲眼看见她的伤心崩溃,他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着,痛的喘不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