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承池一路飙车赶到医院,推开车门就往手术室的方向走。

    下电梯的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手术室前的夏长悦。

    她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双手抱着膝盖,蜷缩在地上。

    孤零零的身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

    廊道里很安静,他站在电梯口,甚至都能听见她低低的抽泣声,那么悲伤,那么无助……

    严承池心口一紧,说不出的心疼,在胸口蔓延。

    良久,他才提步上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坐到她身边。

    他身上昂贵的手工西装,跟随意席地而坐的姿态带着强烈的冲突感。

    妖魅的脸庞上,却没有流露出半点不适应。

    终于,他的出现,引起了沉浸在悲伤中的夏长悦。

    她缓缓的从自己的膝盖里抬起头,泪眼婆娑的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小嘴微张着,像是一秒愣住了。

    旋即,眨巴了一下眼睛,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砸下来。

    严承池拧起眉,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擦拭掉了她脸上的泪痕,低沉的声音,透着蛊惑人的魔力。

    一字一顿,“有我在,不会有事。”

    他伸手将她抱进怀里,让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嗅着她发际淡淡的清香,之前的怀疑和怒气,仿佛一瞬间都消失了。

    察觉到她在发抖,严承池的手臂微微收紧。

    很快,他胸前的衣襟,就被她的泪水打湿了。

    她低低的呜咽,像是扎在他心脏上的小刺。

    “我妈妈不会有事的,对吗?”

    半响,严承池才听见她哽咽的声音。

    “嗯。”

    严承池喉咙发涩,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大手按着她的小脑袋,将她牢牢的按在自己怀里,低头吻上她的发丝。

    眼角的余光,瞥见手术室门顶的红灯,眸光微闪。

    夏长悦的父母,是他印象中,最慈祥的父母。

    事业有成,家庭和睦,夫妻恩爱……

    她从小就是在爱里面长大的女孩儿,所以才会对周围的人,都格外的友好。

    他永远都记得,他第一次以她男朋友的身份去她家拜访。

    奢华的豪宅、名贵的跑车、漂亮的花园……

    那仿佛跟他的世界毫无关系的东西,一一的展现在眼前。

    那一刻,他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他从来都知道她是夏家的大小姐,他们之间的差距,或许如同鸿沟一般,却还是被她单纯善良打动,一头栽了进去。

    说开始的人是她,倒追他的人是她,可最后,陷得最深的人却是他。

    他比任何人都要害怕,她的父母会看不起他的身世,会反对他们交往。

    几乎是一秒钟,他就将最坏的结果都想了一遍,牵着她的手,被紧张的汗水湿透,却固执的不肯松开。

    他怕他一松手,他们就再也不可能。

    他只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空有一身的志气和抱负。

    她却是从小被捧在掌心里的小公主,她想要的,他一样都给不起……

    “我妈妈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她才不会嫌弃你呢,至于我爸爸嘛……嘻嘻,想跟他抢女儿的人,都是仇人,跟你是谁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