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不对,金特助也在里面,他们应该什么都没有做。

    可是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关门?

    夏长悦抱着脑袋,抓狂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怎么也看不见剧本上写的什么,光顾着想严承池了。

    可罪魁祸首的他,居然带着江明娜离开剧组了……

    夏长悦忽然想起来,这几天严承池都会来接她下班。

    她原本还担心过,他这样频繁出现,会不会被人发现。

    现在却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就眼巴巴的盼着他出现。

    可一直等到下午六点,严承池的车子都没有来。

    她一个人站在路边,望眼欲穿,最后沉不住打了电话回别墅问管家。

    管家却只是冷冰冰的告诉她,“夏小姐,池少说了今晚不回别墅。”

    “……”

    他不回别墅,自然就不会过来接她了。

    他带着江明娜离开,晚上又不回别墅。

    夏长悦拦了一辆计程车,一路上都抓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电话。

    他昨天就没有回来……

    不管了,打就打,了不起被他嘲讽一顿。

    夏长悦鼓起勇气,刚要拨出电话,手机忽然就响了。

    她身体一震,差点将手机丢了出去。

    看清上面的来电显示,子瞳一紧,连忙接了起来。

    “夏小姐,这里是医院……”

    夏长悦抓着手机的手猛地收紧,朝着司机低吼,“师傅,麻烦你,调头去医院!”

    -

    奢华的酒店里。

    顶层的总统套房被包了下来,只留给一个人住。

    金特助小心翼翼的将换洗的衣服送到房间里,“池少,晚饭需要给你准备些什么?”

    “不用。”

    严承池身上只穿着一件浴袍,腰际的带子没有系紧,露着蜜色的胸膛。

    他颀长的身影斜靠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妖冶的黑眸,在微光中,闪烁着生人勿近的冷光。

    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脑海里,一直在回旋着江明娜的话。

    夏长悦靠近安辰旭,只是为了利用安辰旭,那么他呢?

    她留在他身边,又是为了什么?

    不想坐牢?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一点点的在意他?

    他在奢望什么?

    要是真的在意,看见他带着别的女人离开剧组,这么晚了,她怎么会一个电话都不给他打?

    严承池的目光落到自己的手机上,伸手抓了起来,砸向了墙面。

    “砰——”

    一声巨响过后,恢复了平静。

    重新倒了一杯酒,狠狠的灌了一口。

    金特助什么话不敢说,默默的退出了房间。

    没过多久,又匆匆的回来了。

    “池少,刚刚收到消息,夏小姐的母亲病危,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正在抢救……”

    “你说什么?”

    严承池一怔,子瞳收紧,旋即,从沙发上站起身,扭头看向地上已经四分五裂的手机,眸光微微闪烁。

    她一晚上没有给他打电话,是因为她母亲病危了?

    严承池眯起邪眸,抓过助手手上的手机,就拨通了夏长悦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

    “备车,去医院!”严承池将电话挂断,换了衣服,就火速的出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