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会议室外。

    夏长悦娇小的身子靠在距离最近的柱子上,低头看着手上的剧本。

    没过几秒,又抬头望向会议室的门口。

    已经十几分钟了,严承池跟江明娜有什么好说的,居然说了这么久。

    她咬了咬唇,将剧本合上,抱着剧本悄悄的靠近会议室的门口,想要偷听。

    往前走了几步,又不争气的退了回来。

    抬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夏长悦,争气一点,他才不会喜欢江明娜那么肤浅的女人,他肯定只是有事情要说。

    对,一定是工作上的事情!

    夏长悦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重新打开剧本看。

    密密麻麻的文字,全都变成了严承池的名字。

    只要一想到江明娜刚才的叫嚣,她就一个字都看不进。

    都已经这么久了,他跟江明娜有什么好说的。

    该不会是两个人在里面……

    呸呸!

    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可要是没事,他们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有出来?

    江明娜一心想要勾引严承池,现在能有机会跟严承池单独相处,她会放过才怪,万一严承池没有把持住……

    夏长悦嚯的瞪大了眼睛,将剧本抱在怀里,大步的朝着会议室走过去。

    刚走到会议室的门口,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她小心翼翼的贴到门边,努力的想要听里面在说什么,可是听了半天,一个字都听不见。

    正纠结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忽然从里面拉开了。

    “啊——”

    夏长悦吓了一跳,猛地的后退了一步,抬起头,对上严承池妖冶的黑眸,身体一瞬间就僵住了。

    窘着脸,张了张嘴,却找不到一个借口。

    等她反应过来,本能的动作,却是抬头看向严承池身上,见他衬衫整齐,一个口红印都没有,才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严承池的目光已经从她身上移开,越过她,提步离开。

    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跟她说一句话。

    金特助慢了一步带着江明娜出来,看见站在门口的夏长悦,礼貌的颔首。

    江明娜跟在后面,脸色有些难看,看见夏长悦,立时又扬起得意的笑,若无其事的从她身边走过。

    她的笑容,像是在暗示什么,让夏长悦难受极了。

    偏偏严承池又一句话都不跟她说,就走了。

    夏长悦尴尬的站在那里,等所有人都走光了,才转过身,落寞的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

    手指抠着掌心,一直在想刚才严承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他的眼底没有心虚,倒像是动怒了。

    谁又惹到他了?

    江明娜跟着他出了剧组,是一起离开了吗?

    夏长悦悄悄的跟上去,等她走到剧组大门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半个人。

    他真的带着江明娜走了……

    夏长悦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剧本,用力的咬着唇。

    没事的,她就算对自己没有信心,也要对严承池的眼光有信心!

    他一定不会喜欢江明娜的。

    夏长悦抱着剧本回了会议室,一个人坐在里面,脑海里全都想象着刚才严承池跟江明娜在里面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