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夏长悦对上他的目光,身体微微绷紧。

    拿着画满红线的剧本的那只手,下意识的往身后放,避开了他的视线。

    想起刚才江明娜说的话,她心脏有些抽紧。

    只是一秒,他的目光就从她身上移开了。

    落到旁边的江明娜身上,挑起眉。

    “池少,你难得过来一趟,怎么不提前让人知会一声,大家也好到外面去迎接你。”江明娜见严承池看她,连忙激动的迎上前。

    脸上的笑容,透着明显的讨好。

    严承池子瞳眯了眯,勾起嘴角,冷冷的启唇,“江明娜今天的戏拍完了?”

    他的声音很轻,让人听不出喜怒。

    导演看了一眼江明娜,刚要回答,江明娜已经抢先开口。

    “我的戏份已经拍完了。”

    “……”

    一旁站着的夏长悦晶莹的双眼微微闪烁,嘴角浮起嘲讽的笑容。

    江明娜为了讨好严承池,已经连智商都不要了。

    现在才上午,剧组刚开工没多久,她居然有脸说她的戏份已经拍完了。

    是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只不过更让夏长悦好奇的是,严承池为什么要关心江明娜?

    他专程过来,是来探江明娜的班?

    一想到这个可能,她的胸口忽然就说不出的难受。

    她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江明娜,还是因为她根本受不了他跟任何女人接触……

    夏长悦抬起头,就见严承池伟岸的身躯已经从她身边擦过,提步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过去。

    金特助走到他身后,经过江明娜身边的时候,微微俯身,“江小姐,这边请。”

    江明娜立时挺直了腰杆,一脸得意的跟着严承池。

    经过夏长悦身边的时候,还故意撞向她的肩膀。

    夏长悦身体一歪,肩膀上一痛,手下意识的按了一下,扭头看向她。

    “你嫉妒我也没有用,你早就没有了站在池少身边的资格,我不一样,我是江家的大小姐,就算嫁入严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江明娜讪笑着,瞥见严承池的身影消失,扭头冲着夏长悦冷嘲热讽。

    见她沉下脸,才满意的扭头离开。

    嫁进严家……

    夏长悦身体一震,看着江明娜离开的身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从来不知道,亲眼看着他带着别的女人从她面前离开,是这么难受的事情。

    他从头到尾,都像是根本没有看见她。

    “夏小姐,你没事吧,你脸色很难看。”金特助走慢了一步,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先下去改剧本了。”夏长悦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抱着剧本,落荒而逃。

    -

    会议室里。

    严承池伟岸的身躯陷在沙发上,慵懒的交叠着双腿。

    他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放在眼前摇晃,却没有喝。

    妖魅的脸庞在微光中,说不出的惑人……

    江明娜一脸谄媚的走进去,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严承池,连忙迎上前。

    刚准备坐到他身边,严承池忽然扭过头,妖冶的子瞳里,闪烁着一抹冷光,让她一下就怔住了。

    “砰——”

    会议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