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严承池没有说话,黑眸冷冷的掀起,扫了特助一眼,特助立时噤若寒蝉。

    看着他出了办公室,连忙跟上前。

    -

    别墅里,夏长悦等到很晚,都没有等到严承池回来。

    一个人趴在枕头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接到剧组的电话,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一到剧组,就看见了站在导演身边的江明娜。

    “我们的夏大编剧来了,快给她搬张椅子。”江明娜一看见她,立时朝着身边的工作人员吩咐,嘴角的笑容,透着诡异。

    “……”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夏长悦皱了皱眉,没有理会江明娜的话,径直的走到导演面前。

    “王导,是剧本有什么问题吗?”

    “大问题没有,就是一些小细节,可能还需要做一些调整。”导演的目光看向江明娜,眼神闪烁的说道。

    说完,就将整个剧本都递给了夏长悦。

    夏长悦刚要问哪里有问题,就看见到手的剧本上,已经画满了红笔。

    她眯了眯双眼,将备注起来的内容都看了一遍,越看,眉心拧得越紧。

    刚要开口说话,导演就先一步打断了她。

    “我还有戏要拍,剧本交给你修改,你就照着要求改就是了,改好了拿过来给我。”

    话落,导演就转身离开了。

    “王导……”

    她根本不觉得这些被圈出来的剧情有什么问题,让她怎么改?

    夏长悦看着导演的背影,紧紧的咬着唇,刚准备跟上去,忽然被江明娜伸手拦住了。

    “让开!”

    夏长悦满心思都在剧本上,看着忽然拦路的江明娜,子瞳一紧。

    “我就是不让,你能拿我怎么样?”

    “……”

    “你是想要找王导求情吗?我告诉你,还是省省心吧,你剧本上的这些毛病就是我挑出来的,你要不改完,今天就别想走了。”

    江明娜冷冷的瞥了一眼夏长悦,嘴角噙着得意的笑。

    “你说什么?”

    夏长悦一怔,目光冷下来。

    “奇怪吗?我早就说过,我不会让你好过,王导跟我爸是世交,你别指望他会帮你,有本事你就让池少来给你撑腰呀。”

    江明娜捂着嘴讪笑,“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四年前就被池少给甩了,现在落魄成这样,他恐怕连多看你一眼都不会。”

    “……”

    夏长悦抓着剧本的手一紧,眸光暗了下来。

    刚要反击,旁边忽然急匆匆的跑来一个工作人员,“明娜姐,严氏集团的高层来探班了,导演让所有人集合,准备迎接贵宾。”

    “严氏集团……是池少来了吗?”江明娜脸上一喜,顾不上刁难夏长悦,转身就往外跑。

    刚跑出几步,就瞥见一抹伟岸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旁边还跟着导演,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严承池来了……

    他不是在忙着处理工作吗,怎么还会有时间来剧组探班?

    夏长悦呆在原地,拿着剧本的手越发紧了。

    明明昨天晚上才见过他,可却像是隔了一个世纪这么长。

    他身上的气息很冷,透着生人勿进的疏离感。

    妖冶的子瞳,冷冷的扫过江明娜,落到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