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你慢慢吃,我不耽误你工作,我先回去了。”

    说完,不等严承池开口,拎起随身包就跑。

    她的身影一消失,严承池的眸光立时暗了下来,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特助。

    早不来晚不来,可真会挑时候!

    “池、池少……”

    特助看着严承池阴郁的目光,头皮发麻,僵硬的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你要是说不出一个能说服我放过你的理由,呵呵。”严承池眯起邪眸,冷冷的启唇。

    拿起筷子,就继续品尝美食。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吃到夏长悦亲手做的菜。

    亲手为他做的菜……

    “池少,跟着夏小姐的人刚来汇报,说夏小姐今天没有去剧组,而是去了安家。”特助神经一凛,忙不迭的回禀。

    严承池夹菜的动作一顿,挑起眉看他,“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妖魅的脸庞,瞬息变得冷鸷,深邃的眼底,折射出锐利的光芒。

    “夏小姐今天去安家,看了安辰旭,一直到下午五点左右,才从安家离开……”

    “啪——”

    特助的话还没有说完,严承池手里的筷子,已经应声折断,伟岸的身躯,洋溢着鬼魅般的阴沉气息,缓缓的眯起邪眸。

    盯着面前的菜肴,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冷笑。

    他刚才还在得意她亲手给他做了一顿菜,她就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

    “砰——”

    严承池手一挥,将桌子上的菜全都挥到地上。

    刚才还散发着美食香味的菜肴,立时变成了一地狼藉。

    “安家为什么还没有倒?”他放在桌子上的手,猛地握成拳,手背青筋泛起,咬牙启齿。

    “回池少,已经在布置了,只是安家毕竟是大家族,需要时间,而且我查过,安家生意几次出了问题,都有人在背后暗中帮安家。”

    特助俯身,恭敬的回禀。

    严承池一怔,旋即眯起双眼,声音如同鬼魅。

    “去查,我要知道谁敢在背后帮安辰旭!”

    “是!”

    特助忙不迭的转身离开。

    办公室里,只剩下严承池一个人。

    刚才的温馨一点点的褪去,只剩下一片空洞的冷,就跟四年前一模一样……

    他一拳砸在桌子上,嚯的站起身,提步朝着办公桌走过去。

    伸手按下内线,“加大对安家产业的打击,把消息放出去,谁敢帮安家,就是跟我严承池作对,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见安辰旭一败涂地!”

    一道道的命令,通过电话传达出去。

    办公室里的气氛,低沉到谷底。

    “池少,已经查到了。”特助很快拿着一份资料,返回了办公室。

    走上前,将资料放到严承池的办公桌上。

    严承池扫了一眼,子瞳一紧,眼底掠过一丝意外,“没有弄错吗?”

    “已经反复确认过,不会错。”特助笃定的开口。

    严承池眸光闪了闪,从办公桌前站起身,伸手拿过西装外套,缓缓的套到身上,长指优雅的系着纽扣。

    特助一愣,“池少,你今天要回别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