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夏长悦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心情不错,她应该不会挨骂了吧?

    “那个、管家说你在加班,所以我就做了点吃的,给你送过来,也不知道你吃晚饭了没有……”

    “你亲手做的?”严承池薄唇微启,幽幽的打断了她的话。

    夏长悦抬起头看他,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拿过来。”严承池黑眸深邃,从沙发上坐正,眸光落到她手里的餐盒上。

    看着她在桌子上,将餐点一一摆开。

    诱人的美食,在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严承池的脑海里,浮现出曾经熟悉的一幕。

    那是在他为了参加演讲比赛准备的一个下午,因为太忙了,所以根本顾不上吃饭。

    她也是这样,拎着餐盒忽然出现在赛场的后台。

    “要吃饱了,才有力气演讲。”她一边给他布菜,一边在旁边像个小老太太一样碎碎念。

    一定要看着他吃完,才肯罢休。

    他当时像个傻子一样,从看见不会做饭的她拎着餐盒出现的那一刻,眼里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一口不剩的吃光了她送来的菜肴,还傻乎乎的问她。

    “这是你亲手做的吗?”

    她当时狡黠一笑,双手托着腮,眨巴着大眼睛看他,“不是我做的你就不吃了吗?可是我不会做饭怎么办?要不然你教我好不好?”

    “……”

    “你那是什么表情?虽然是我家大厨做的,可是给你送饭的人是我呀,我不管,你得奖励我这么勤快。”

    她当着后台准备比赛的所有人的面,就搂着他的脖子撒娇。

    而他当时也已经将周围的人抛到了脑后,捧着她的脸,就堵住了她的唇……

    年少轻狂的岁月,总是那么真挚而美好,美好的像一场梦……

    当年的画面,跟眼前的重合在一起,有那么一瞬间,严承池晃神了。

    等他回过神,夏长悦已经将菜都摆好,将筷子递到他面前。

    严承池从她手里接过筷子,看着眼前不算精致,但是很温馨的菜肴,子瞳微微一紧。

    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

    很好吃,没有多余的佐料,她做的很简单,却很有家的味道。

    良久,严承池才咽下去。

    眼底的光芒变得复杂……

    “我不知道你现在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做了几样,你觉得怎么样?”夏长悦蹲到他面前,娇小的身子挨着桌子,眼巴巴的看着他。

    晶莹的双眼里,透着期待。

    “想知道?”严承池刚准备夹菜的动作顿住了,黑眸闪烁着隐晦不明的光芒,透着蛊惑人的魔力。

    他朝着夏长悦招了招手。

    夏长悦呆呆的靠近他,正以为他要说话的时候,严承池忽然伸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堵住了她的唇。

    “唔——”

    夏长悦错愕的瞪大了眼睛,连呼吸都忘了。

    好半响,严承池才缓缓的松开她,嘴角勾起邪气的笑容,声音低沉性感,“现在知道好不好吃了吗?”

    夏长悦:“……”!!!

    夏长悦窘着一张小脸,眼角瞥见愣在门边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的特助,立时红了脸,一把推开严承池,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