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又是问问题?

    野男人怎么这么喜欢问他问题?

    他也好多问题想要问野男人……

    比如他跟小悦悦是什么关系?

    比如他跟小悦悦住在一起,是不是他爸爸?

    狡黠的大眼睛一眯,小家伙手脚麻利的爬上沙发,朝着严承池爬过去,一屁股就坐到了他怀里。

    “……”

    严承池一怔,有些意外的低头看着坐在他怀里的小家伙。

    盯着趴在他胸口的小小一只,他居然紧张了起来。

    他从来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孩子……

    刚才还古灵精怪像个小妖孽的小家伙,此刻乖乖的坐着,小身子全都偎在他身上,软软的,糯糯的,就像个米团子。

    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在他的心底流淌,让他久久回不过神。

    抱着小家伙的手臂,无声的收紧。

    脑子里,不禁闪过四年前,他要了夏长悦的那一天。

    她是第一次,很紧张,却义无反顾的将自己交给他,事后才害怕的问他,如果她有了小宝宝怎么办?

    宝宝……

    那个时候的他,甚至想象过如果她真的怀孕了,会是什么样?

    他们的宝宝,是像他多一点,还是像她多一点?

    四年过去了,倘若他们真的有孩子,也该跟眼前这个小家伙差不多大了吧?

    如果……可惜没有如果……

    她到底还是背叛了他,将他亲手推进地狱!

    又怎么可能会给他生孩子。

    严承池的眸光变得阴沉幽暗,抓着小家伙的手臂,用上力。

    第二次了……

    每次见到这个孩子,总会让他有说不出来的感觉,甚至开始幻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个儿子。

    “你叫什么名字?”严承池声音黯哑,垂眸看着眼前的小家伙。

    “大宝贝!”小家伙想也不想的应道。

    他是小悦悦的大宝贝,所以不算说谎。

    严承池拧了拧眉,似乎是不满意他的答案。

    大宝贝,怎么听都不像是名字。

    “你偷溜进我的别墅,想做什么?”严承池扳正了他的小身子,锐利的目光直视着他,声音沉了下来。

    “不要想着骗我,否则我保证你今天肯定走不出这里。”

    “找妈妈……”

    小家伙纠结了几秒,大眼睛一下就泛起泪花,用力的吸了吸鼻子。

    “我好几天看不见妈妈,我想妈妈了。”

    “……”

    严承池子瞳一紧,俊脸微怔。

    他别墅里只有一个女人……

    “我妈妈是这里的佣人,她要赚钱养家,没有空照顾我,我想她了,就偷偷过来看她。”小家伙抬起小胖手,擦了擦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佣人?”

    严承池抓着他的手,微微一松。

    嘴角浮起自嘲的笑容。

    他是疯了,听见小家伙来这里找妈妈,居然会以为是来找夏长悦的。

    他到底在期待什么?

    他记得小家伙上一次跟他说过,他没有爸爸,跟着妈妈一个人生活。

    没想到这么巧,他妈妈就在他的别墅。

    别墅区很大,除了他常住的这一片不让闲杂人等进来之外,周围的区域确实有不少佣人在打理别墅。

    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家伙的妈妈,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