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她将桌子上的资料都收拾好,收进包里,才去找导演。

    “我现在正忙着,你的稿子我还没有看完,你先回去吧,等我看完了,会告诉你结果。”导演正在拍戏,漫不经心的敷衍了她一句,就打发她走了。

    夏长悦眸光闪了闪,抬头看向前方。

    背景棚里,正在拍江明娜的戏份。

    一看见她,江明娜连拍戏的心思都没有了,朝着导演摆了个暂停的手势,就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夏长悦眉头一皱,“王导,那我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再通知我改。”

    不等江明娜刁难她,她就先一步离开了剧组。

    走到路边,伸手拦计程车。

    想到一会儿就能看见小家伙,她嘴角忍不住勾起笑容。

    一辆计程车停到她面前,她刚伸手拉开车门,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喇叭的声音。

    一连好几声,很刺耳的声音。

    还透着莫名的熟悉……

    夏长悦手一僵,扭头看向身后,看见身后黑色的豪车,嘴角上的笑容僵住了。

    “叭叭——”

    像是怕她听不见似的,车子又连着打了好几声喇叭。

    “小姐,后面的车子在催了,你到底走不走?”计程车师傅看着发愣的夏长悦,忍不住催道。

    “……”

    她倒是想走呀,不过看样子,是走不了。

    夏长悦关上计程车的车门,抱歉的看向司机,“对不起,我不走了。”

    计程车很快就开走了。

    夏长悦站在原地,看着缓缓的朝着她驶来的黑色豪车。

    车窗落下来,露出严承池那张天怒人怨的俊脸。

    他今天没有带助手,是一个人开车来。

    夏长悦当然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他是专程来接她,所以他不开口,她也不敢上车。

    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祷:他只是路过……他只是路过……

    打完招呼他就走了,这样她就可以去看儿子了!

    “上车。”

    严承池薄唇微启,简单的两个字,掐断了她所有的希望。

    “我可以自己打车的……”

    夏长悦硬着头皮开口。

    关键是她不想这么快回去,她想要去看她的宝贝儿子。

    “你说什么?”严承池伸手摘下墨镜,随手丢到一边,挑眉看她。

    深邃的黑眸,氤氲这一抹骇人的幽光。

    夏长悦一下就怂了,一溜烟坐上车,系好安全带,狗腿的扭头看他,“谢谢。”

    “不用,关心智障,人人有责。”

    “……”

    他才是智障,他全家都是智障!

    不对,不能算全家,那样就把她的宝贝也算进去了。

    -

    别墅大门外。

    一抹小身影全副武装,鬼鬼祟祟的贴着墙,一步一步的往门边移动。

    刚靠近门卫值班室,小身子就猫了下来,伸手压低了鼻梁上的儿童墨镜,小心翼翼的往里看。

    看见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黑漆漆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

    他都几天没有看见小悦悦了,小悦悦是不是把他给忘了……

    小家伙正纠结着要怎么混进别墅,身后蓦地传来一阵凉意。

    他回过头,就见一辆黑色的豪车缓缓的朝着他开过来……

    是“野男人”的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