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居然奴役了她一晚上,端茶送水,还自带抱枕模式。

    她稍微慢一点,他都开口讥讽,“夏长悦,就你这样的资质,给我当个佣人我都嫌笨。”

    嫌笨还差遣了她一晚上!

    他怎么不去包养一个机器人呀?二十四小时不怠工,充上电就能干活,速度快还不吃饭,他无聊的时候还能电他两下!

    “对不起导演……”

    “光说对不起有什么呀,有那个时间,不如好好的改一改你的剧本,别每天闲着就来气导演,我们王导忙着呢,没空应付你这样得寸进尺的泼皮。”

    江明娜闻讯赶来,一进门,张口就是讥讽。

    “王导贵人事忙,不过我看你就很闲,不去背台词,想着怎么演好自己的角色,一天到晚来操心编剧的工作,吃饱了撑着?”

    夏长悦昨天被严承池奴役了一晚上,正憋着一肚子的气。

    “王导,你听听她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一个剧组的,我关心剧本,也是担心自己的角色能不能诠释好,结果有人自己怠工,我说了两句还成了我的错,她怎么不说,是池少让她偷懒别改剧本呢!””

    江明娜双手抓着导演的手臂,一脸娇弱委屈的撒娇。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

    导演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臂撑在桌子上,“今天收工之前,我要看到修改好的剧本,否则我会直接向严氏集团汇报,要求换编剧,都好自为之。”

    导演提步出了会议室。

    江明娜脸上的柔弱立时收了起来,像斗胜的母鸡,趾高气扬的走到夏长悦面前。

    “好好改你的剧本吧夏编剧,免得到时候真的被换了,去陪导演睡都不顶用!”

    “……”

    夏长悦子瞳紧了紧,一字一顿,“我当然会好好改,毕竟我没有江大小姐那样陪人睡的好本事。”

    “你——”

    江明娜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狠狠的咬牙,“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送走了江明娜这尊瘟神,夏长悦已经累得趴到桌子上。

    默默的打开电脑,改稿子。

    等她忙完,已经是下午四点半。

    改了一天的稿子,她浑身都木了,眼睛发直,伸了个懒腰,从桌子上站了起来。

    让人把稿子送去给导演,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

    安辰旭没有回她的电话,也没有回她的信息。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事,还有瀚瀚……

    她想了想,重新给安辰旭打了电话。

    打了好几个,都没有人接。

    夏长悦迟疑了几秒,打了安家别墅的座机。

    电话很快就有人接起来了。

    “你好,这里是安家。”

    “是管家吗?我是夏长悦,我想要问一下,辰旭哥在不在家?”夏长悦轻声的询问,握着手机的手,有些紧。

    她那天亲眼看着这么多保镖揍安辰旭一个人,他肯定伤得不轻。

    她很想知道,他怎么样了。

    “夏小姐,少爷睡着了,现在不方便接电话。”管家顿了顿,才开口。

    “那如果他醒了,麻烦你帮我转告他,我一会儿就去看他。”夏长悦说完,才将电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