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承池从头到尾都像个大家长一样盯着她。

    见她把该吃的吃了,该喝的喝了,按下内线让管家上来收拾,伟岸的身躯重新躺回了她身边,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

    夏长悦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才下午两点。

    他不去公司了吗?

    “严承池,我没事了。”夏长悦想了想,也顾不上他会不会觉得自己自作多情,径直的开口。

    “我长眼睛,看得出来你死不了,怎么,想让我送你一程?”严承池毒舌的冷嘲。

    瞥见她一瞬间发白的小脸,心底又掠过一丝懊恼。

    夏长悦抠着手指头,抿了抿唇,“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所以,你是在赶我走?”严承池脸色一下沉了下来。

    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一用力,咬牙,“夏长悦,这里是我的别墅,我要走要留,还轮不到你过问。”

    “我只是不想影响你的工作……”

    而且他留在别墅,她也没有办法工作,她的剧本明天再改不完,导演不吃了她,江明娜也不会放过她的。

    “凭你也想影响我?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严承池甩开手,看着她勒住指痕的下巴,皱了皱眉,口气变得有些气急败坏。

    “……”

    她就不该开口。

    果然是自取其辱。

    夏长悦没有再顶嘴,伸手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刚一动,严承池忽然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低吼,“夏长悦,你翅膀硬了是不是?骂你两句你就敢给我脸色看?”

    “我没有。”夏长悦无辜的看着他。

    他这么霸道,谁敢给他脸色看,万一被掐死怎么办。

    “还敢说谎,你脸上就写着赌气两个字,不然你不好好躺着,要去哪里?”严承池磨牙,一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的神情。

    夏长悦咬了咬唇,实在憋不住了,“严承池,我刚喝了一大碗姜汤,我想上洗手间。”

    “……”

    严承池抓着她肩膀的手一僵,妖魅的脸庞上,泛着隐晦不明的光。

    深邃的黑眸,慢慢的晕开一抹错愕。

    旋即,他松开手。

    看着夏长悦进了洗手间的身影,懊恼的一拳砸在床头。

    严承池,你真是蠢够了!

    “嗡嗡——”

    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严承池眯了眯邪眸,四处看了一眼,最后在她的包里发现了声音的来源。

    她的手机修好了?

    居然还修得好!

    严承池将她的手机玩转在掌心,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嘴角噙着冷冷的笑容。

    长指一动,挂断。

    黑眸看向洗手间的方向。

    夏长悦还没有出来。

    过了不到三秒,她的手机又响了。

    “辰旭哥”三个字,不断的在手机屏幕上闪烁。

    严承池毫不犹豫的挂了,将她的手机关机,丢回了包里。

    旋即,若无其事的躺回了床上。

    等夏长悦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慵懒的伸展着修长的双腿,霸占了她三分之二的床的画面。

    幽幽的黑眸,像一只正在蛰伏等待猎物的猎豹……

    看见她,薄唇微启,一字一顿,“瀚哥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