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瞥见蹲在地上的夏长悦,俊脸一下就黑了。

    将手上的托盘放下来,俯身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床上,拉过被子盖到她身上,恶狠狠的咬牙,“再乱动,就让你痛死算了!”

    “……”

    夏长悦脸色发白,意外的看着去而复返的严承池,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小嘴微张,眼底全是惊讶。

    他没有走,只是去给她端粥了?

    “看什么看?没有见过帅哥还是我昨天没喂饱你?想要也要看你现在的小身板能不能招架得住。”严承池邪气十足的调侃。

    嘴角邪肆的笑容,夺目无比。

    夏长悦一下就说不出话了,呆呆的看着他。

    严承池将粥碗端在手里,舀了一口,轻轻的吹凉,才递到她唇边。

    声音还是很冷,“张嘴。”

    夏长悦哪里敢反抗,乖乖的张嘴吞下粥。

    他舀一口粥,她就飞快的吃一口。

    原本担心自己吃慢了,他会不耐烦。

    可相反的是,就是她吃快了,他依旧不紧不慢的吹着粥,确定不烫了,才会送到她的嘴边。

    看着这一幕,夏长悦莫名的鼻尖发酸,眼眶发红。

    曾经,每个月她不舒服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喂她吃粥。

    她怕苦,总赖着不肯吃药,要不然就是背着医生偷偷把药丢掉,宁可痛的久一点。

    有时候还会耍赖的跟他说,他平时都没有时间多陪她,她生病了刚好,一睁开眼睛就能看见他。

    他那时候嘴角总挂着对她无可奈何的笑容,然后宠溺的抱着她。

    没有勉强她吃药,而是到厨房给她熬红糖姜汤。

    夏长悦的目光落到托盘里那碗姜味十足的红糖水,不用喝,她都知道,是他熬的,连香味都跟四年前一模一样……

    很多事情,她以为她都已经忘了。

    可真的再出现的时候,她才发现,属于他的一切,都刻在了她的血液里。

    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再喝到他亲手熬的姜汤了……

    盈满眼眶的泪水一下就砸了下来。

    落到粥碗里,晕开一片水渍。

    夏长悦一回神,连忙伸手去擦眼泪,手却被严承池抓住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严承池将碗往旁边一放,上前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夏长悦紧张的伸手按住他的手臂,着急的开口。

    脸上是说不出的窘态。

    哪有人只是稍微肚子痛一下,就兴师动众的去医院。

    “没事你哭什么?”严承池身体一僵,狐疑的垂眸盯着她看。

    深邃的黑眸,像是要看穿她脸上的伪装。

    “我没哭,眼睛进沙子了。”夏长悦囧囧有神的胡诌,手还特别作的往眼睛揉了揉。

    尴尬的看着脸色阴沉的严承池,被他盯得头皮发麻。

    严承池薄唇紧抿着,一语不发的将她放回床上,继续喂她喝粥。

    一直到她吃完,房间里都静悄悄的。

    从他的手里接过红糖姜汤的时候,夏长悦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翻滚,咬着牙忍着,一口气将姜汤都喝了,才放下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