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她想要看着他,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也好。

    可是她害怕她留在他身边,对他造成的只有伤害。

    还有随时可能被发现的瀚瀚……

    夏长悦咬着唇,双手用力的抓着身侧的被子。

    她的话落,房间里的气压立时低沉了下来。

    隐隐透着骇人的魔魅……

    严承池转过身,高大的身躯,张扬着冷戾。

    阴鸷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在他面前低着小脑袋的夏长悦!

    就因为他揍了安辰旭,她就想要离开他?

    既然这么爱,为什么这四年,她不留在安辰旭身边?

    还是因为夏家落魄了,连安家都看不上她,让她没有了嫁给豪门的资本?

    严承池手心一紧,紧紧的攥着拳头。

    完美的脸庞,被阴霾覆盖着,咬牙切齿,“你再说一遍?”

    “……”

    夏长悦身体一僵,对上他深邃的黑眸,喉咙一下就哽住了。

    迟疑了几秒,才幽幽的启唇。

    “当初是因为合约的问题,我才答应搬过来,可是我不可能一直住在这里,你迟早会结婚,我只是想要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如果可以,她现在就想要离开。

    可是她不敢说,担心严承池会动怒,只能从别的方面暗示。

    明明是想要他答应放她走,可是话一出口,她自己的心脏却揪紧了。

    只要一想到,他身边迟早会有别的女人,占据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位置,成为他的妻子,她心口就难受的喘不过气。

    到时候,他也早该忘了她吧……

    夏长悦咬破了嘴唇,唇齿间的血腥味,泛着淡淡的疼。

    “你是想让我娶你?”

    严承池眸光一变,冷冷的挑眉。

    看着夏长悦的眼神,带着探究。

    她不是因为安辰旭要离开他,而是担心他会结婚……

    是心里还在意着他,还是又一个为了离开他,想跟安辰旭双宿双栖的谎言?

    “我没有……”

    “最好没有。”严承池冷漠的打断了她的话,走上前,伸手镬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

    冷鸷的目光,如同冰棱般,盯着她苍白的脸,一字一顿。

    “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娶你这样的女人!”

    “……”

    夏长悦脸色煞白,樱唇哆嗦,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看着他,甩开她,转身就往外走。

    她强忍的眼泪,一瞬间从眼眶滑落。

    明明是想要离开,可是听见他亲口说永远不会娶她,心脏却像是被撕裂一样。

    他还记不记得,他曾经说过,除了她,他这辈子不会娶别的女人……

    夏长悦倒在床上,娇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紧紧的抱着自己。

    就这么盯着天花板,直到天亮。

    -

    第二天。

    她很早就去了剧组。

    抱着没有改完的剧本,站在会议室门外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进去跟导演解释。

    “夏编剧,你怎么还站在外面?导演在等你。”工作人员走出来,看见门外的夏长悦,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我现在就进去。”

    夏长悦脸色一白,咬了咬牙,知道避不开,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