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承池手指一动,刚点了接听,电话忽然就挂断了。

    看着断开的通话,他拧起眉,迟疑了几秒,点了回拨。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机械的提示音,格外的刺耳。

    这么快就关机了。

    严承池眸光微闪,刚准备将手机放下,就发现屏幕上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和一条未读短信。

    点开一看,备注上的“辰旭哥”三个字,瞬间刺痛了他的双眼。

    【悦悦,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看见短信给我回个电话,我很担心你。】

    悦悦……

    多亲密的称呼。

    他知道他们约好了要见面,所以他才会将夏长悦带走,让她累到根本下不了床。

    让安辰旭等到死都等不到人!

    明明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可为什么心口还是揪着?隐隐作痛……

    一个辰旭哥,还有一个瀚哥哥,她到底同时跟几个男人纠缠不清?

    严承池拿着手机的手,蓦地握紧,手背青筋泛起。

    -

    夏长悦沉沉的睡了一晚上,就连阳光照耀进房间里,她都没有察觉。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幽幽的转醒。

    浑身动一下都疼的倒吸一口气。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连空气都是冷的……

    严承池已经走了?

    她连忙从被窝里爬起来,伸手去拿自己的包包。

    翻出手机,刚准备给瀚瀚打电话,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

    完蛋了!

    她昨天被严承池拎回来,根本没来得及跟小家伙说一声,他肯定生气了。

    还有安辰旭,她忽然就失约了,万一安辰旭找到她原来的公寓去,就会发现她已经不住在那里了……

    想到这里,夏长悦脸色一僵,变得紧张起来。

    将手机连上电源,就连忙重新开机。

    手机屏幕一闪,先是亮了一下,旋即,又黑屏了。

    这是……手机坏了?

    夏长悦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手里完全开不了机的手机。

    她的手机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在包里放了一个晚上就坏了?

    “叩叩——”

    房门蓦地响了。

    夏长悦先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连忙爬回床上,用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起来,才开口。

    “谁?”

    “夏小姐。”管家恭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剧组方面来了电话,让你尽快过去。”

    “……”

    她给剧组留的信息表,有紧急联系人一栏,她不敢写严承池的手机号,就留了别墅的电话。

    剧组都已经把电话打到这里来了,一定是急事。

    夏长悦一秒都不敢耽误,连忙爬起来,飞快的冲到衣柜前面换衣服,随即拎起随身包,抓起坏掉的手机,就冲出了房间。

    刚跑到楼下,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电话机,她犹豫了几秒,还是没有用,径直的离开了别墅。

    好不容易赶到剧组,夏长悦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在附近找了一个电话亭,照着记忆中号码,给小家伙打了过去。

    安抚好小家伙,让他转告安辰旭,夏长悦才连忙朝着剧组快步的走进去。

    一走进剧组,就瞥见一道俊逸的身影,站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