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她迟疑了几秒,乖乖的拉开车门上车。

    “砰——”

    车门重重的关上。

    夏长悦只觉得身体猛地腾空,一阵天昏地暗之后,就被暴怒的男人严严实实的压在身下。

    “严承池,不要在这里……”

    察觉到他身上的反应,夏长悦紧张的伸手抵住了他的胸口。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严承池掐着她的脖子,冷冷的嘲讽,盯着她惊慌的小脸,眼底闪烁着骇人的冷光。

    下一秒,他低头镬住了她的唇……

    车座间,缓缓升起一道黑色挡板,将空间分隔开。

    夏长悦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别墅的房间里。

    浑身动一下都疼。

    肚子饿得呱呱叫,却没有力气爬起来吃饭。

    她扭头看了一眼,严承池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他走了吗?

    夏长悦强撑着坐起来,看向窗外。

    天已经黑了……

    浴室里,忽然传来一阵水声,触动了她敏感的神经。

    他还没有走?

    夏长悦身体绷紧,一下又变得紧张起来。

    看着从浴室里迈出来的高大身躯,双手用力的抓着被子,用力的吞了吞口水。

    严承池似乎没有看见她,径直的走上前,伸手在床头按下内线,让人送吃的上来。

    然后,就将手里的毛巾丢到了她手里,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他身上只披了一件灰色的浴袍,腰间的带子松松垮垮的系着,黑色的短发上沾着水珠,不停的往他健硕的胸膛上滴……

    夏长悦看着手里的毛巾,又抬头看了一眼他的湿哒哒的头发,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哪怕浑身不舒服,也只能爬起来,乖乖的给他擦头发。

    等头发擦干,管家也已经将饭菜送到了房间。

    夏长悦饿得前胸贴后背,还不能吃饭,得先伺候他大爷。

    等严承池吃完,她已经饿到连筷子都快拿不住了……

    怨念的瞟了他一眼,见他冷着脸,又怂的连忙扭开头,生怕又惹他不高兴。

    勉强扒了一碗饭,就吃不动了。

    “吃饱了?”严承池瞥了她一眼,目光里闪烁着她看不懂的光芒。

    “……”

    她下意识的点头。

    旋即,人就腾空了,稳稳的落到严承池的怀里,被他抱着往床边走。

    “你吃饱了,换我吃。”

    “……”

    夏长悦呆滞了几秒,才回过神,却已经失了先机。

    等他餍足,她已经彻底昏睡过去。

    月色柔和。

    窗外的风,轻轻的拂动着窗帘。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光线昏暗。

    明灭的火光,在阳台处闪烁,伴随着丝丝缕缕的白烟。

    严承池身上只披着一件睡袍,修长的手指里夹着一根烟,想起发布会上记者的提问,妖冶的子瞳一暗。

    旋即,将烫到手指的烟头狠狠的碾在护栏上,扭头看向房间里沉睡的人。

    眼底光芒复杂。

    他刚走到她身边,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

    是她的包里。

    他的脑子里,立时闪过她下午在化妆间里跟安辰旭的通话。

    他提步上前,从她包里翻出手机,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子瞳一紧!

    是那个神秘的瀚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