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嗡嗡——”

    夏长悦刚准备安慰小家伙,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她接完电话,脸色微微变了变,“辰旭哥,不好意思,发布会临时有重要嘉宾要来,剧组人员需要全部集合,我得先赶回去,瀚瀚又要麻烦你照顾了。”

    “离发布会开始还有大半小时,这么着急?”安辰旭眸光闪了闪,见她紧张,轻微的颔首,声音温润,“去吧,工作重要。”

    “谢谢辰旭哥。”夏长悦将小家伙放下来,亲了亲他的小脸蛋,满眼的歉意。

    “对不起宝贝,小悦悦慢点再来陪你。”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小家伙立时趴在椅背上,盯着她离开的方向。

    小脑袋一转,看向还坐在他对面的安辰旭。

    他想要跟上去,可是安辰旭一定不会允许。

    “瀚哥哥,你乖乖的坐在这里,叔叔接个电话。”安辰旭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瀚瀚一眼,确定他可以照顾好自己,才拿着手机走开了。

    完美时机!

    小家伙黑漆漆的大眼睛一亮,瞥见安辰旭走开了,连忙从椅子上滑下来。

    刚准备跑出茶餐厅,小嘴嘟了嘟,又跑到前台。

    问服务员要了一张白纸,往上面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压到桌子上。

    从自己的小书包里翻出口罩和墨镜,往脸上一戴,小身子一转,一溜烟就出了茶餐厅。

    他记得夏长悦刚才离开的方向,拔腿就追了上去。

    “叭叭——”

    刺耳的喇叭声,蓦地从身后响起。

    一辆黑色的豪车稳稳的停在他身后,连带着,跟在后面的两辆保镖车,也被逼停下来。

    小家伙身体一僵,回过头,看了一眼距离他只有两米的车子,又抬头看了一眼红绿灯。

    他刚才太着急,闯红灯了……

    “池少,前面有个孩子。”司机踩了急刹车,有些紧张的看向车后座的严承池。

    “有孩子你不会绕过去?”严承池皱起眉,从车窗看出去。

    瞥见站起车子前面的小身板,还有熟悉的甲壳虫口罩,子瞳一紧!

    “靠边停车!”

    严承池蓦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看着愣住的司机,忍不住吼道,“聋了?我让你靠边停车,小心别撞到那个孩子!”

    他没有想到,居然还能再遇见那个鬼机灵的小子。

    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严承池伸手整理了一下袖口,慢条斯理的推开车门下车。

    他挑起眉,看着还愣在路边的小家伙,嘴角勾起笑。

    到底是个孩子,被吓了一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走上前,双手抱肩,垂眸盯着还不到他大腿的小家伙,性感的薄唇微启,“小子,看来你是很想被我的车子碾成肉饼。”

    “……”

    瀚瀚被车子拦了一下,正纠结着把夏长悦跟丢了,听见熟悉的声音,小眉头皱了起来,抬起头。

    看清眼前的人,是昨天跟小悦悦住在一个地方的“野男人”,他墨镜底下的眼睛,一瞬间睁大!

    找不到小悦悦,却撞见了小悦悦的野男人!

    “怎么,吓傻了?还是看见我,心虚了。”严承池伸手摘下墨镜,黑眸直视着眼前的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