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随便。”

    严承池冷冷的抬起头,从牙关里挤出两个字。

    只要别让他呆在能看见她的地方,哪里都可以。

    严承池敛起眸,一把狠狠的抓起身边的甲壳虫玩偶,将玩偶的脑袋捏扁了,咬牙,“去公司!”

    -

    偌大的会议室里。

    璀璨的灯光将会议室的每个角落都照亮了。

    看着坐在主位的严承池阴沉着一张脸,底下每一个汇报的主管都绷紧了神经,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

    “池少,以上是本季度分公司情况的汇报,请问你有什么意见吗?”特助在旁边低声的询问。

    看着已经超过半个小时没有说话的严承池,重新将分公司汇报的资料放到他面前。

    刚结束汇报的分公司经理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直挺挺的站着。

    “……”

    严承池眯了眯邪眸,深邃的目光,缓缓的移到眼前的资料上,放在桌子上的手蓦地握成拳。

    该死的,他居然在开会的时候晃神了!

    已经一个晚上过去了,那个电话一直在他的脑子里回荡。

    关键是那个“瀚哥哥”!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从夏长悦的嘴里听见这个名字,她不是该跟安辰旭纠缠在一起吗,怎么会突然出来一个男人。

    到底是他想多了,还是别的……

    严承池再看向眼前的文件,密密麻麻的文字全都变成“瀚哥哥”三个字。

    他手一甩,合上面前的文件,嚯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散会!”

    然后,留下一群傻眼的分公司主管,面面相觑,半响都回不过神。

    “砰——”

    一回到总裁办公室,严承池走上前,一把将桌子上的文件全都挥到了地上。

    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妖魅的俊脸,神色铁青。

    “打电话回别墅,说我吃腻了工作餐,让家里做饭送过来,让夏长悦送!”

    “是。”

    特助愣了愣,一回神,连忙走到旁边打电话。

    没过多久,就绷着一张脸回来了,小心翼翼的开口,“池少,管家说夏小姐一早就离开别墅了,去了剧组。”

    “……”

    前半句一出来,严承池的脸色阴沉的骇人,听见下半句,脸色稍微缓和了些。

    只是去剧组了。

    不是去见她的瀚哥哥……

    “池少,午饭还要别墅做了送过来吗?”特助看着沉默不语的严承池,用力的吞了吞口水。

    “你觉得呢?”严承池横了他一眼,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长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在桌面上。

    过了几秒,幽幽的启唇。

    “我今天下午有什么安排?”

    “池少今天一天都是分公司季度汇报的会议,还有……”特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办公室里的气压低了下来,脊背一凉,连忙改口。

    “严氏集团投资的新剧开机仪式,王导送了几次邀请函,希望池少能赏脸参加,日期就是今天。”

    “是吗。”严承池子瞳一紧,缓缓的抬起头,嘴角勾起一丝妖魅的邪笑。

    一字一顿,“你现在就去通知剧组,我下午会出席新剧的开机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