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她是回来了,可是也出去了一整天不是吗。

    她去哪里了?

    又见了什么人?

    是不是一整天都跟安辰旭在一起?

    严承池薄唇紧抿着,棱角分明的俊脸上,透着谁也看不懂的冷鸷。

    他走上前,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脑海里,旋即闪过上次她一进房间,就着急锁门的画面。

    在他的地盘,她这么紧张锁门,是在防着谁?

    防着他吗?

    严承池眸光一暗,大手按着门把上,一把推开了她的房门。

    “砰——”

    房门蓦地被推开,发出一声巨响。

    惊到了里面正在换衣服的人。

    夏长悦刚拿起来居家服,还来不及往身上套,就呆呆的站在衣柜前,看着像要被拆掉的房门,还有,站在门边,一脸阴鸷的男人……

    严承池的目光扫过她白皙的胸口,子瞳紧了紧,性感的喉结上下的滚动了两圈。

    眯起邪眸。

    她没有锁门……

    连换衣服都没有锁门,是他想多了。

    道歉的话到了嘴边,他很快又丢到了脑后,理所当然的提步上前,从呆住的夏长悦手里,接过她手里的衣服,粗鲁的往她的身上套。

    声音冷冷的,“不想我现在办了你,就别用这种眼神勾引我。”

    “……你没有敲门。”夏长悦一回神,从牙关里挤出一句。

    他没有敲门,就闯进她的房间,偷看她换衣服,还要怪她勾引他。

    这人讲不讲理?

    “在我地盘,看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要敲门?”严承池更加厚颜无耻的启唇。

    “……”

    夏长悦被噎了一顿,立时不想说话了。

    瞥见自己身上凌乱的衣服,连忙伸手整理好,尴尬的抓着头发,“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他最近下班好早,而且居然会天天来别墅。

    她以为,他不会想要见到她,他不是还有别的住所吗?

    “我回自己的家,需要跟你报备?夏长悦,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严承池挑起她的下巴,瞥见她闪躲的眼神,眸光又冷下来。

    “你今天又去剧组了?”

    “啊?”

    夏长悦刚被他讥讽完,人正失落着,他忽然一问,一时没回过神。

    对上严承池愠怒的目光,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去哪里了?”严承池看见她摇头,捏着她下巴的手微微松了松,薄唇微启,声音透着诱惑。

    她今天一天都没有去剧组,一个人去了哪里?

    “去逛街了。”夏长悦用力的吞了吞口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

    “一个逛街?”严承池拧眉,狐疑的看着她,收回手,“买了什么?”

    他扭头扫向房间,桌子是空的,沙发上也没有放着什么战利品。

    她去逛街,什么都没有买?

    严承池目光暗了下来,透着阴沉,下一秒,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放在床上的甲壳虫玩偶,身体一怔。

    “我没有买什么,就随便逛逛,买了个玩偶。”

    夏长悦只是随口胡诌了个理由,没有想到严承池会在她的房间里找东西,灵机一动,走上前,就抱起了瀚瀚送她的甲壳虫玩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