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夏长悦咬着唇,犹豫了几秒,才开口,“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他几天。”

    “让我照顾他?”安辰旭怔了怔,有些意外的看向她。

    见夏长悦面露难色,没有再多问,干脆的点头,“好,如果你信得过我,就放心的将他交给我,我会好好照顾他。”

    “谢谢辰旭哥。”夏长悦感激的看着他。

    “跟我不用客气,喝咖啡吧。”安辰旭没有再多问,安静的端起咖啡杯,目光却落到了她怀里的小家伙身上。

    瀚瀚五官很精致,没有见过严承池的人,或许察觉不出来,可一旦见过严承池的人,就会发现他们父子俩长得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

    安辰旭端着咖啡杯的手,微微收紧,眼神变得深邃,染上了一抹嫉妒。

    发现小家伙睁开眼睛,旋即敛起了眼底的光芒。

    “小悦悦,瀚瀚大王睡着了。”小家伙揉了揉眼睛,黑漆漆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安辰旭,“野男人?”

    “瀚瀚,不要乱说话,叫安叔叔。”

    夏长悦脸色微窘,连忙出声解释,“不好意思,瀚瀚他比较鬼灵精怪,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没关系。”

    安辰旭从容的开口,嘴角噙着温润的笑容,“你叫夏舒瀚?”

    “你可以叫我瀚瀚大王,或者瀚哥哥。”小家伙狡黠的大眼睛一眨巴,从夏长悦的怀里爬出来,在座位上坐好,挺直了腰杆跟安辰旭对视。

    他个子小,这样子气势上很吃亏呀,好想站到桌子上。

    “瀚瀚,不可以没有礼貌……”

    “瀚瀚,不对,是瀚哥哥。”安辰旭打断了夏长悦的话,从善如流的开口,深邃的目光,直视着眼前的小家伙。

    “你是一个人坐车来找妈妈的?你怎么知道要坐什么车?”

    “见你乖的份上,我就勉强教你。”小家伙眯起大眼睛看了一眼安辰旭,很满意他那声瀚哥哥,弯下腰,将自己的甲壳虫小行李箱拎到了桌子上。

    打开小行李箱,小小的箱子里,五脏俱全,从衣服到鞋子,连洗漱用品都有。

    整齐的叠放着,完全不像是一个三岁的孩子自己整理的行李箱。

    安辰旭看着他从里面翻出了一张大巴路线图,还有一个小猪储钱罐,放到桌子上。

    扬起精致的小脸蛋,笑眯眯的开口。

    “地图上有写怎么坐车,我有钱,当然可以来找小悦悦。”

    “可是你这么小,大巴司机会让你上车吗?”安辰旭眼底的震惊,清晰的刻在子瞳里。

    小家伙小眉头一皱,大眼睛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嘟起嘴。

    “我长得帅,有个漂亮阿姨抱着我上车的。”

    “……”

    安辰旭哭笑不得。

    他总算明白,夏长悦为什么要说眼前的小家伙古灵精怪了。

    这样的智商,根本不像一个孩子。

    可偏偏,这样聪明的孩子,不是他的儿子……

    “你问完了,现在换我问。”小家伙精致的小脸蛋一板,一本正经的模样,像个小大人。

    贼兮兮的眼神在安辰旭和夏长悦之间来回了几圈。

    “你跟我小悦悦是什么关系?你喜欢小悦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