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我刚醒,你放心,我马上就会吃。”夏长悦担心他误会她不肯吃药,连忙拆了包装,连水都没有端,就将药丸丢到了嘴里。

    生咽了下去。

    “……”

    严承池子瞳一紧,眼底折射出一抹幽光。

    浑身都扬起一股生人勿进的冷戾。

    他在期待什么?

    以为她会跟他说她不想吃,想要给他生孩子吗?

    他记得她怕苦,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生病难受都宁可抱着他撒娇,就是不肯吃药。

    现在居然能连眼睛都不眨一眼,就把事后药吃了。

    严承池手蓦地握成拳,转过身,大步的离开。

    “……”

    夏长悦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忽然变得落寞。

    原来他真的是来监督她吃药的,他就这么怕她怀孕……

    也对,他这么厌恶她,怎么会希望她生下他的孩子。

    夏长悦呆坐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她今天要把合约送到严氏集团,连忙掀开被子下床,抱着合约跑出了房间。

    等她跑到楼下,客厅里只剩下管家。

    “严承池走了吗?”她抱着合约,紧张的问道。

    “是,池少的车子刚离开别墅。”管家恭敬的回答。

    “……”

    她居然晚了一步。

    夏长悦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盯着自己手里的合约。

    现在只能她自己把合约送去严氏集团了。

    夏长悦吐了一口气,换了衣服,就出了别墅,拦了车去严氏集团。

    “夏小姐,不好意思,总裁在开会,麻烦你先到办公室等候。”前台秘书挂了电话,抬起头。

    “谢谢。”

    夏长悦拿着合约,上了电梯,一路直达总裁办公区。

    进了他的办公室,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夏小姐,请喝水。”秘书将水杯放到茶几上,微笑着开口,“你来的不巧,总裁刚刚进会议室,恐怕你要多等一会儿了。”

    秘书俯了俯身,很快离开了办公室。

    偌大的现代化办公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夏长悦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靠到沙发上,四处打量着严承池的办公室。

    上次来的时候,她光顾着要找合约了,都没有心情好好看看他的办公室。

    现在正好可以好好看看……

    这一看,就是一个上午过去了,再奢华的办公室,看了几个小时,都看腻了。

    夏长悦抱着怀里的合约,眼皮开始打架,小脑袋一歪,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娇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像一只猫咪一样窝在沙发上。

    黑色的长发在沙发上铺开,衬得她巴掌大的小脸更加的白皙精致,又透着说不出的干净。

    她静静的睡着,就像在等待王子来吻醒的公主。

    严承池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幅场景。

    “池少,这是今天会议讨论的……”

    “闭嘴!”

    特助跟在他后面,刚要汇报工作,严承池就瞪了他一眼。

    特助怔了怔,看见睡在沙发上的夏长悦,立时明白过来。

    “池少,夏小姐会议开始不久就来了,因为你交代过开会的时候不许人打扰,所以我就让前台秘书先请她到办公室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