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夏长悦被压在浴室的墙壁上,脊背紧贴着墙面,有些凉。

    她想要推开严承池,可他高大的身躯牢牢的压在她身上,没有收手的打算。

    “你喝醉了。”夏长悦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头一偏,着急的开口。

    她的话音落下,浴室里的气压瞬息就低了下来。

    隐隐透着骇人的魔魅气息。

    她缩了缩脖子,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转身就想要往浴室外跑。

    刚有动作,严承池已经先她一步,将她扛到了肩上,转身出了浴室。

    一把丢到了床上。

    “痛……”

    夏长悦被摔的五脏六腑都在翻腾,下一秒,严承池擒住她的手,按在床头,居高临下的睨着她惊慌的小脸。

    缓缓的逼近她的脸,一字一顿,“夏长悦,凭你还没有拒绝我的资格。”

    她越是想要跟他划清关系,他就越是要让她从里到外都跟他划不清!

    严承池眸光一沉,大手用力的扯开了她身上的衣服……

    一遍又一遍,等他餍足,她已经晕了过去。

    看着她身上斑驳的痕迹,严承池子瞳紧了紧,心口蓦地喘不过气。

    他扯过被子盖到夏长悦身上,翻身走到了阳台。

    点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浓白的烟雾,萦绕在他完美的脸庞,勾勒出疏离。

    他微微转过头,看着床上静静沉睡的人儿。

    脑子里,又浮现出她一个人进入老式公寓楼的画面。

    还有她今天在剧组被江明娜泼了一瓶水,极力隐忍的表情。

    她现在已经能站着等人小半天,都不会喊累……

    一个人要经历什么,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严承池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压下胸口的心疼,将烟头捻熄在栏杆上。

    她今天的一切,都是她活该!

    他敛起眸,深邃的黑眸里,氤氲出一抹恨意。

    身侧的手,猛地握成拳。

    在情绪失控之前,他伟岸的身躯一转,大步的出了客房。

    -

    晨曦的第一道阳光划破黑暗的大地。

    没有拉紧的窗帘,阳光很快透了进来,照耀在床上。

    “嗯……”

    夏长悦抱着被子打了个滚,刚准备钻到被子里,才一动,全是上下就像被拆了一样,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倏尔睁开眼睛。

    看见自己躺在熟悉的房间,才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她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场景,身体又一瞬间绷紧了。

    紧张的扭头看向身边的位置。

    他不在了……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夏长悦心口紧了紧,说不出来是开心还是失落。

    眼角瞥见床头柜上的水杯和药盒,她微微怔了怔,伸手拿了起来。

    看清上面的药名,她手指微微一抖。

    是事后药。

    他连这个都让人准备了,是怕她怀上他的孩子吗?

    他是不喜欢孩子,还是只是不喜欢她给他生的孩子?

    如果他知道,她隐瞒着他的事情,会不会……

    耳边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打断了夏长悦的思绪。

    她抬起头,就看见了单手插兜,斜靠在门边的严承池。

    他脸部轮廓绷着,瞥见她手里的药,眸光微微闪了闪,薄唇抿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眼神带着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