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深邃的黑眸里,透着谁也看不懂的光芒。

    这一下,夏长悦连呼吸都屏住了。

    她怎么觉得这间会议室好小,小得让人喘不过气。

    她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抓成拳,咬着牙才硬着头皮,跟着导演走上前,扯开一抹僵硬的笑容。

    “你好,严总,我是夏长悦。”

    夏长悦的话音刚落下,会议室里的气压立时迫降了下来。

    瞥见严承池手指敲击在桌子上的动作,她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有些紧张的抬起头,努力的回忆着自己刚才有没有说错什么。

    她怎么感觉严承池好像又生气了……

    整个会议室里,只有导演还没有察觉到异常,在努力的拍着严承池的马屁。

    “池少,夏小姐的剧本我看过,虽然她之前主要创作的方向是舞台剧,可是写起影视剧本,半点看不出是个新人。”

    “是吗。”严承池冷冷的挤出两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这下,饶是神经再迟钝的导演,都感觉到不对劲了。

    张了张嘴,不知道要不要继续推荐夏长悦的剧本。

    只能用眼神拼命的暗示着夏长悦,让她赶紧开口说话。

    “……”

    夏长悦往前走了两步,双条腿绷得直直的,连腰杆也绷得直直的,像小学生站军姿一样,僵硬的站在严承池面前。

    拼命的催眠自己,她是一个专业的编剧,她可以诠释好自己的作品。

    可一睁开眼睛,对上严承池那张天怒人怨的脸,她的脑子就只剩下一片空白了。

    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想伸手捂住脸,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等了很久,会议室里都是静悄悄的。

    就在夏长悦以为自己肯定没戏了的时候,突然听见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既然剧本没有问题,就可以签约了。”

    “……”

    他肯跟她签约?

    夏长悦猛地抬起头,混沌的脑子,像是被一道闪电劈开了。

    下一秒,严承池已经从会议桌前站起身,修长的手指划过西装外套上的一点点褶皱,转身离开了。

    “夏小姐,这是我拟好的合约,你可以看一眼,如果没有问题,签好之后,送到严氏集团就可以了。”

    特助将手上的合约放下来,连忙跟上严承池。

    “……”

    她把剧本卖出去了?

    还是卖给了严承池?

    夏长悦抱着合约出了剧组,回到别墅。

    整个人一个晚上都处在游魂的状态,好几次在沙发上坐着坐着,突然蹦起来跑回房间找合约。

    生怕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她的幻觉。

    他肯跟她签约,是不是说明,他其实没有那么恨她?

    “叩叩——”

    房门被敲响了。

    夏长悦拉开门,就见管家恭敬的站在外面,“夏小姐,池少今晚会回来,让你准备一下。”

    “……”

    管家的话落,夏长悦就听见了车子驶进别墅的声音。

    旋即,熟悉的脚步声,就在楼下响起。

    还没有等她从严承池回来的消息里回过神,男人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二楼楼梯口的拐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