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我马上就通知剧组改戏。”导演只停顿了几秒,就立时用对讲机下达命令。

    夏长悦看着导演吩咐场记重新布置现场,有些意外的看向严承池。

    印象中,他不是会吹毛求疵的人,更加不会对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提什么意见,说白了就是高冷桀骜。

    可是现在,他却突然为了女主角是怎么被人欺负这种小事情要求导演改戏。

    不过一想到刚才江明娜泼了她一瓶水,一会儿换她自己被人用啤酒泼,她心里就觉得暗爽!

    她就是小气又记仇,没办法。

    就是不知道江明娜那高傲的性子,听见导演临时改动的戏份,会不会乖乖的照做。

    夏长悦听见导演喊“开始”,激动的鲠直了脖子,努力的往前看。

    拍摄棚里的布景,就是一个喧嚣的酒吧。

    江明娜缓缓走进来的时候,脸上落寞的神情,真的会让人一下子就入戏。

    剧情进展的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见坐在江明娜身边的一个演员,一下子端起了手边的一杯啤酒,哗的往她的脸上泼。

    “啊——”

    江明娜蓦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伸手抖着自己身上的裙子。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泼脸上吗?怎么泼裙子上了?”导演看着机器里的画面,不悦的皱起眉。

    “对不起导演,对不起明娜姐,我刚才手偏了,没有泼好,我们再来一遍吧?”跟江明娜演对手戏的女演员满是歉意的开口。

    “你……”

    江明娜刚要发作,看见坐在场边的严承池,又咬牙忍住了。

    她要好好表现,让严承池的目光只能留在她身上!

    这个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忍!

    江明娜勉强自己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没关系,都是专业的演员,我怎么会跟你计较这个。”

    “好了,把裙子吹干,这一场我们再来过。”导演拿着对讲机,重新吩咐了下去。

    现场又是一阵忙活,好不容易才重新开始。

    “哗——”

    跟江明娜演对手戏的女演员手一抖,啤酒直接从江明娜的头顶上倒了下来。

    橙黄色的液体顺着发丝流下来,别说裙子,就连江明娜脸上的妆,都毁得差不多了。

    睫毛膏晕开,整张脸都变得跟女鬼一样……

    “咔——”

    导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拿着扩音器大喊,“说了要从正面,直接泼到脸上,半张脸的位置就够了,现在别说楚楚可怜了,是个人看见都会觉得自己见了鬼,让男主角怎么怜香惜玉?”

    “对不起导演,是我没有找好角度,我想要再试一遍。”女演员很诚恳的道歉,脸上却看不出来有任何的歉意。

    江明娜整张脸都已经黑了,咬着牙,死死的忍着,“没关系,这场戏很重要,多拍几条也好,只不过希望你下次能睁大眼睛看清楚,该泼什么地方。”

    第三次。

    第四次。

    ……

    第十次。

    “咔——”

    “咔——”

    “咔——”

    “到底怎么回事?泼酒都不会?再重来一遍!”导演一声令下,江明娜已经彻底笑不出来了。

    她浑身都已经湿透,整个人都像是刚从酒缸里被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