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那个女人去医院做什么?”严承池眸光一厉,折射出一抹幽光。

    “属下马上让人去查……”

    “不必了,直接让人转告她,让她管好自己的嘴,知道太多的人,容易死于非命。”严承池冷冷的打断了助手的话。

    “是。”助手心底一惊,旋即恭敬的颔首。

    严承池敛起眸,侧目看向别墅的大门,眼底的光芒复杂。

    已经凌晨一点,这么晚了,她应该已经睡了吧?

    可是他……却恨得睡不着!

    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进去掐死她。

    “池少,是不是该进去休息了?”助手低声的询问。

    话落,他明显的感觉到车子里的气压更低了,不敢再多嘴。

    良久,才听见严承池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开车,回集团!”

    -

    夏长悦等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等到严承池。

    不止如此,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她连严承池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她根本猜不透,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就这么让她搬家,又把她丢在这里不闻不问。

    “嘀嘀——”

    手机响了。

    夏长悦扫了一眼手机短信,将准备好的剧本拿起来,就提步出了别墅。

    不管严承池在想什么,她答应他的事情已经办到了,现在该担心的,是她的新剧本能不能得到导演的青睐。

    夏长悦拦了一辆计程车,火速赶往了剧组。

    这次要见的导演,是刚刚拍了一部史诗级大剧的著名导演,她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跟导演谈。

    如果她的剧本能通过,那她爸妈接下来好几个月的医疗费就不用愁了。

    一抵达剧组,夏长悦就拿着剧本快速的朝着片场走去。

    夏季的阳光很刺眼,只是上午,就热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夏长悦刚走到拍摄棚前,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工作人员身边一边喝水一边埋怨的江明娜。

    同一时间,江明娜也看见她了。

    眼神立马变得犀利,好像恨不得在她的身上开几个洞。

    夏长悦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径直的上前,“我跟王导约好了,麻烦通传一声。”

    “导演在拍戏,现在没空见你。”江明娜抢在工作人员前面,冷冷的开口。

    “麻烦告诉王导,我是夏长悦。”夏长悦耐着性子,又跟工作人员重复了一遍。

    工作人员刚要点头,江明娜又打断了,“夏长悦,你当自己是谁呀?报个名字就能让王导见你?”

    “……”

    “怎么,剧本违约的事情解决不了,知道王导是严氏集团接下来投资新戏的导演,所以就想着来爬王导的床,让他去给你求情吗?你怎么这么贱!”

    江明娜的声音很大,剧组里不少人都朝着这边看过来,纷纷用打量的目光盯着夏长悦。

    仿佛她就是靠着出卖身体,才得到机会的小编剧。

    “把嘴巴放干净一点!我没有你那么龌蹉。”夏长悦眼神冷了下来,皱起眉。

    越过她,就准备进去找导演。

    有江明娜这个大小姐在搅局,工作人员是不敢进去给她通报了。

    “是不是跟我说的一样,你自己心里有数,四年前你不就是这样爬了池少的床,才当上了他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