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夏长悦看着挡在前面的江明娜,彻底没了耐性,甩开她的手就往外走。

    “夏长悦,你得意不了太久了,池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江明娜的叫嚣隔了很远,还一直在夏长悦的耳边回响。

    她站在路边等计程车,眸光微微发暗。

    手指用力的抠着掌心……

    不需要江明娜告诉她,她也知道,严承池不会放过她。

    她出来一整天了,要是严承池回去没有看见她,以他阴阳怪气的性子,能放过她才怪……

    计程车在别墅大门外停下来的时候,夏长悦忍不住扫了一眼腕表。

    八点一刻了……

    看见客厅明亮的灯光,她的心跳加速。

    只要一想到严承池在里面,她整个人紧张的根本迈不动步子。

    等她好不容易挣扎着进了客厅,才发现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不止她的房间没有人,好像整个楼层都没有人。

    严承池还没有回来?

    夏长悦站在门口处,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松了一口气,心口却有些失落……

    她愣了一会儿,才伸手将房门关好,自己找到了厨房,从冰箱里翻出一些食材,简单的给自己煮了一碗面,端到餐厅里就欢快的吃起来。

    饿了一整天,她都要饿瘪了。

    三两下就解决了一碗面,满足的舔着唇。

    火速的打扫完现场,又麻溜溜的上了二楼,躲到自己的房间。

    锁好门,才放心的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套睡衣,进了浴室。

    一直磨蹭到了十一点钟,别墅里还是静悄悄的。

    夏长悦抱着电脑修改稿子,已经改得昏昏欲睡,可是不见严承池回来,她不敢睡……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淌。

    她出了房间,看着空荡荡的走廊,脑子忽然闪过主卧里冷冰冰的摆设。

    她不可察觉的轻轻叹了口气。

    为什么她现在有一种,自己被圈养,在等着金主临幸的感觉?

    夏长悦咬着唇,心口闷的喘不过气。

    看着窗外繁星璀璨的夜空,她抱着被子,却怎么也睡不着。

    -

    别墅大门外。

    一辆黑色的豪车静静的停在那里已经超过一个小时。

    “池少,夏小姐今天一早就自己搬过来了,照你的吩咐安置在客房,管家刚才回禀,夏小姐放下行李之后就出了别墅,一直到晚上八点才回来。”

    助手恭敬的回头,看着坐在车后座假寐的男人。

    他伟岸的身躯往后靠,一只手支着头,妖魅的脸庞,微微侧着,在昏暗的夜色中,散发着汝瓷般的光华。

    听见助手的话,他微微掀开眸。

    眼底一片清明,没有半点睡意。

    声音冰冷,“她去哪里了?”

    “第一医院。”助手将调查到的消息一一汇报,“夏小姐的父母四年前出了车祸,双双成了植物人,肇事者逃逸,夏家没有了主心骨,公司很快宣布破产,就连家产被亲戚刮分完了。”

    “……”

    四年前……

    严承池黑眸闪了闪,眼底掠过一丝冷意。

    原来他离开不久,她家就发生变故了。

    这么快,快的像是报应。

    “对了,池少,据跟着夏小姐的人说,夏小姐在医院碰上了江家大小姐,江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