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江明娜弹着自己新做好的指甲,一脸嚣张。

    “……”

    这样的话,夏长悦已经从她的嘴里听了很多遍,根本不打算跟她费口舌。

    更何况,她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跟严承池做了交易。

    她现在只担心,严承池回去了没有。

    万一他回去,却发现她没有如约出现在他的别墅,会想什么招来收拾她。

    一想到这里,夏长悦越过江明娜就想要离开。

    “夏长悦,别以为你四年前爬过池少的床,他就会念旧情,我告诉你,版权纠纷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只要严氏集团追究到底,你就完了!”

    江明娜见夏长悦要走,踩着高跟鞋嚣张的拦到她面前。

    她讨厌夏长悦,没由来的讨厌。

    有夏长悦在一天,她就永远是千年老二。

    所有人都会第一眼注意到夏长悦,而不是她这个江家大小姐。

    就连她喜欢的男人也一样。

    四年前,先喜欢上严承池的明明是她,最后却被夏长悦抢走了。

    这四年里,她没有一天不恨夏长悦!

    恨不得将她狠狠的踩在脚底。

    好不容易,严承池回来了,还从当年的穷小子,变成了严氏集团的继承人,这一次,她不会再给夏长悦赢她的机会!

    “我的事,跟你无关。”夏长悦眉心微拧。

    她不想跟江明娜纠缠,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夏长悦,你不过是个小编剧,还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在我面前摆什么谱,装什么高傲!”江明娜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臂,脱口而出。

    “我告诉你,你早就是池少不要的破鞋,这次的合约就是……”

    话说到一半,江明娜像是想起什么,突然打住了。

    “就是什么?”

    夏长悦身体一怔,眯起双眼,警惕的看着她。

    她一直怀疑她签错合约的事情是有人在设计她,现在看来,她真的没有猜错。

    这件事,跟江明娜也脱不关系!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就是喜欢看着你落魄,看着你被人踩在脚底下,最好是被关到监狱里,永远在我面前消失!”

    “放手!”

    夏长悦脸色微微一变,知道江明娜问不出什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已经快六点了。

    也不知道严承池回别墅了没有?

    她是想要弄清楚签错合约的事情,可是她现在更担心会得罪严承池。

    可看江明娜这架势,知道她急着走,今天是非要找她晦气了。

    夏长悦忍无可忍,蓦地抬起头,目光在江明娜身上掠过,最后停在她略显不自然的脸上。

    眸光微微一闪,嘴角勾起笑。

    “江大小姐,打肉毒杆菌这种事情,能低调就低调一点,万一拉拉扯扯引来记者,明天娱乐版的头条就是你了。”

    她的话落,江明娜明显慌了,像做贼一样四处看了一眼。

    发现周围根本没有记者,回头就狠狠的瞪向夏长悦。

    “你胡说什么?谁告诉你我打肉毒杆菌了!”

    “我只是随口说说,你是不是真的打了,都跟我没有关系,不过要是有记者见你出入医院,恐怕不止肉毒杆菌,连堕胎的新闻都会出来,你还是自己长点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