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天微微亮,晨曦的第一道阳光划破大地的黑暗。

    “啊——”

    夏长悦惊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扭头扫了一眼简陋的出租屋,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

    双手捧着脸,大口的喘着气。

    她怎么会梦见严承池到她家里来抓她了……

    想起昨天晚上那条短信,她就彻底的睡不着。

    简单的收拾一下自己,就开始整理行李。

    严承池没有说让人来接她,那应该就是让她自己过去。

    夏长悦咬着唇,只拿了几件衣服,还有工作用的东西,打包到一个行李箱里,拎着就出了公寓。

    到了楼下,拦了计程车,就报了手机上的地址。

    一路上,司机都在很热情的跟她聊天,可是夏长悦却心不在焉的干笑着,看着车子不断的朝着严承池的别墅开过去,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

    只要一想到等一下就会见到严承池,她浑身就开始冒冷汗,手指头忍不住不停的抠着掌心。

    “小姐,到了。”司机很热情的回头跟她打招呼,然后才下车替她从后备箱里拿出她的行李箱,递给他。

    “谢谢师傅。”夏长悦接过行李箱,看着眼前奢华无比的别墅区,身体一僵。

    尤其是一想到一会儿要见到严承池,她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看着计程车开走了,她才硬着头皮,拉着箱子往别墅里走。

    站在大门外,一眼就能看见院子里整齐的冬青,一排排,像是站岗的哨兵。

    院子中间的喷泉开着,水花在半空中闪耀着,莹润的如同一颗颗饱满的珍珠。

    哗的一下落到池子里,溅起一道道的水幕,在晨曦中,光彩夺目。

    大门紧紧的关着,门外没有保全,也看不见人影。

    夏长悦的脚步停下来,迟疑了几秒,放下箱子,走上前按了门铃。

    静静的站在外面等着。

    听见别墅里有脚步声传来,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

    等看清眼前的人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人家时,她微微一怔。

    “夏小姐,我是别墅的管家,请跟我来。”管家的介绍很干脆利落,接过夏长悦的行李箱,就转身往里走。

    夏长悦刚回过神,就发现自己落下了一大截。

    难道跟在严承池身边的人都跟他一样是面瘫脸吗?

    他办公室的特助是这样,现在连别墅的管家也是这样……

    夏长悦心里腹诽着,身体却不自觉的跑起来,追上管家。

    在她看来,严承池身边的人跟他都是一伙的,没准管家对她这么冷冰冰的,也是严承池的主意。

    等走进了别墅的客厅,她的脚步微微顿下来。

    偌大的客厅里,欧式的装修大气磅礴,昂贵的真皮沙发,一看就知道是真品的名画……

    迎面扑来的奢华气息,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站在那里,手心忍不住紧了紧。

    “夏小姐,你的房间在楼上。”管家开口说了第二句话,看着愣住的夏长悦,径直的提了她的行李箱上楼。

    夏长悦眸光闪了闪,连忙追了上去。

    二楼很安静。

    是那种透着冰冷的安静。

    可还是同样的奢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