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咕噜——”

    她的肚子又忍不住叫了。

    看着手里肥美的虾肉,她好想往自己的嘴里放一个。

    她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却像是听不见她肚子叫的声音,依旧心安理得的吃着她剥好的虾肉。

    奸商!

    万恶的资本家!

    没有风度的男人!

    没关系的,等他吃饱了,她就能拿回自己的合约,到时候她就可以出去给自己买十份小龙虾,吃到吐!

    这么想着,她心里舒服了一点,剥龙虾的速度更快了。

    一整碟龙虾都进了严承池的肚子,夏长悦空碟子都不敢多看两眼,怕自己会饿得啃碟子。

    她摘掉手套,眼巴巴的看着吃饱正在品红酒的男人,等着他开口把合约还给她。

    可没等到他手边的剧本合约,却见严承池慢悠悠的从特助手里拿过另一份合约,扔到她面前,声音冰冷。

    “签了它。”

    “……”

    夏长悦低头一看,看清合约的内容,错愕的抬起头。

    是她来之前,特助拿给她的那份合约。

    一份……卖身契约。

    他让她留在他身边,做他的女人。

    “为什么要我签这个?”

    夏长悦抓着合约的手微微收紧,脸有些白。

    四年前那件事过后,她以为他会恨她,这辈子都不会想要见她,可他怎么会想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疑惑过后,她又忍不住抱着一丝丝的幻想。

    会不会,他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

    “你觉得呢?”严承池放下酒杯,拿起手边的餐巾,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旋即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近她的脸,吐气如魅,“你觉得是什么理由,让我想要留一个曾经为了钱背叛我的女人在我身边?”

    “……”夏长悦脸唰的一白。

    “你该不会以为我还喜欢你,旧情难忘?你别做梦了。”他笑了,冷冷的笑声,像打在她脸上的耳光,她的脸色更白了。

    既然不想见到她,为什么还要她签这样的合约。

    让她远离他的世界不是更好吗?

    夏长悦握着笔,怎么也签不下字。

    这份合约一签下去,她跟严承池就要一直纠缠在一起了。

    她刚一犹豫,就见严承池已经拿起她的剧本合约,递给特助,“通知集团的法务部,准备起诉事宜。”

    “我签!”

    夏长悦飞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将合约递给他,声音透着紧张,“我已经签好了,你是不是能把我的剧本合约还给我。”

    严承池垂眸看着她,目光落到她发白的脸上,眸光更冷了。

    她果然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让她留在他身边,对她而言,就是一种折磨吧?

    她当年演得真好,他居然一点都看不出来。

    严承池拿过她手上的合约,扫了一眼,丢给了特助,冷冷的提步离开。

    强大的气场一离开,夏长悦就腿软的几乎站不住,整个人都靠上了餐桌。

    “夏小姐,这是你跟严氏集团签的剧本合约。”特助走上前,将她的合约放下,跟着离开了。

    偌大的宴会餐厅里,只剩下夏长悦一个人,看着眼前的合约,久久回不过神。

    比起坐牢,她更害怕面对严承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