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夏长悦原本就紧张,低头看见自己一身的女仆装,更加迈不动步子了。

    不断的催眠自己,她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不能胡思乱想,就当伺候一个小宝宝吃饭,等他吃饱了,她就可以拿回合约了。

    到时候,她一定要把身上的衣服扒下来,丢到火盆里烧成灰!

    这么想着,夏长悦的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她抓了抓空气,提步走上前,拿起公筷,很恭敬的询问。

    “严先生,你想要吃点什么?”

    “……”

    闻言,严承池淡淡的敛起眸,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

    像是才看见她一样,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深邃的黑眸,久久没有从她身上移开,炙热的目光,像是要把她的衣服看穿了。

    看得夏长悦浑身血液都开始逆流,几乎要落荒而逃。

    旋即,他又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冷冷的开口,“倒酒。”

    “……”

    夏长悦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脊背因为紧张,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看着冷漠的严承池,她连大气都不敢喘,端起红酒,就走上前,给他倒酒。

    然后乖巧的站到一边,恨不得把自己变成隐形的,让严承池忘了她的存在。

    灯光倒映在长长的餐桌上,将桌子上的菜肴照耀得万分精致,让人食指大动。

    夏长悦饿了一整天,连口水都没有喝,更不要说吃东西了。

    看着桌子上诱人的美食,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像是在故意折磨她,严承池瞥了她一眼,慢悠悠的切了一块牛排,优雅的放进嘴里,细嚼慢咽。

    性感的喉结,上下的滚动,说不出的魅惑。

    夏长悦用力的咽了咽口水,硬生生的强迫自己移开目光。

    暗暗在心里提醒自己,不管是眼前的男色还是牛排,都是不属于她的东西,想都不要想!

    “咕噜——”

    小肚子发出了响亮的抗议声。

    夏长悦连忙伸手捂住肚子,低下头,窘的满脸通红。

    “饿了?”

    严承池低沉的声音,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深邃的黑眸,含着笑意,在她身上打量的一眼,看着她胸前的蝴蝶结,眸光更深了。

    “我不饿……”

    “咕噜——”

    小肚子叫得更欢了,打脸打的要不要这么快?

    夏长悦脸都恨不得埋进胸口里,把自己变成鸵鸟。

    “想吃什么?”

    严承池看了一眼夏长悦,随手端起一碟桌子上的餐点,“这个喜欢吗?”

    焗海鲜时蔬沙拉。

    夏长悦没有说话,却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的盯着他手里的盘子,双手抓着裙摆,就怕自己忍不住,会冲上去抢。

    下一秒,却见严承池手一扬,一整盘沙拉连带着碟子,都被扔进了垃圾桶。

    夏长悦怔了怔,晶莹的大眼睛,错愕的看向他。

    他完美的侧脸,在灯光下透着生人勿近的高贵,深邃的黑眸里,透着她看不懂的光芒。

    “这个呢?喜欢吗?”

    没等夏长悦回过神,他又端起了另外一个碟子。

    一块大师级别的提拉米苏。

    “喜欢……”

    夏长悦刚开口,提拉米苏已经整碟都进了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