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夏小姐,池少让我给你带句话。”特助从手上的文案夹里抽出一份文件,递到夏长悦面前。

    “池少说了,如果夏小姐愿意签了这份合约,不仅警局不用去了,池少还可以考虑将你跟严氏集团之前的合约还给你。”

    “……”

    夏长悦垂眸扫了一眼文件上的内容,子瞳一紧。

    精致的脸上,煞白一片。

    一定是她看错了。

    严承池怎么会让她签这样的合约?

    “夏小姐要是做好决定了,我就在这里恭候。”特助拿着文案,安静的站到了一旁。

    “……”

    他让她签这份合约,是在报复她吗?

    全世界,她最不能面对的就是他鄙夷的目光。

    可是不签,不用等到严氏集团起诉她的剧本违约和侵权,她现在就要因为盗窃罪去坐牢。

    她不能坐牢……

    夏长悦紧紧的攥着手里的合约,指尖泛白,“我可以签这份合约,但是我要先拿到剧本的合约!”

    “夏小姐,请跟我来。”特助像是料到了她的答案,眸光闪了闪,示意旁边的保安都让开。

    “你要带我去哪里?”

    夏长悦突然得到自由,动了动发麻的手臂,眼神有点不安,完全不知道前面等着她的是什么。

    而且她的合约不就放在严承池的办公室吗,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

    “办公室里的合约只是副本,原件不在这里。”特助看出她的疑惑,面无表情的解释。

    “……”

    副本。

    她刚才纠结了半天的合约,差点当了小偷的合约,只是个副本!

    夏长悦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所以,这一切真的都是一个局,从她踏进总裁办公室开始,就落入了严承池的圈套?

    夏长悦张了张嘴,刚准备说话,特助已经先一步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助手,这么高傲冷艳,多说一句话是会掉块肉吗?

    夜幕悄无声息的降临,夏长悦毫无选择的跟着特助离开严氏集团大楼。

    车子在一家奢华的餐厅前停了下来。

    闪亮的招牌,在昏暗的月色下格外的耀目。

    “夏小姐,这边请。”特助一直走在前面带路。

    夏长悦看着眼前的美轮美奂的餐厅大堂,心里微微咯噔了一下。

    严承池不会这么好心请她吃饭的……

    可是为了能拿回合约,她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

    夏长悦根本不敢多想,怕自己没有勇气走进去,不等特助催促,就干脆的往里走。

    偌大的宴会餐厅,金碧辉煌,水晶吊灯洒下来的光芒,将整个餐厅照亮得犹如白昼。

    一整排服务员穿着整齐的制服,恭敬的往桌子上布菜。

    空气中,流动着美食的香气。

    足以容纳几百人的奢华餐厅被包场了。

    严承池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邪眸微阖,高挺的鼻梁在完美的侧脸上晕开一片剪影,远远看着,尊贵如神祗。

    一个人,冷漠的隔开了一个世界。

    像是察觉到有人来,严承池蓦地转过头,冷鸷的目光,准确的定在夏长悦迈进餐厅的身影上。

    夏长悦吓得一下停住了脚步,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