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办公室的灯光暗下来,静悄悄的空间,透着一丝阴沉。

    夏长悦躲在书柜里,脑袋瓜还在想着严承池刚才说想要谁的命,房间里突然静下来,她猛地回过神,眼睛往外看。

    确定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人,才小心翼翼的推开柜门,从里面钻出来。

    手里紧紧的攥着合约,夏长悦就像个小偷一样,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小心翼翼的往门边走,准备先离开这里。

    “嘀嘀嘀——”

    夏长悦刚往前走了两步,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刺耳的警报声。

    她神经一凛,紧张的往周围看了一眼,。

    发生什么事了,警报怎么会突然响了?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从外面突然涌入一群保安,将她团团围了起来,下一秒,她就被保安抓住了。

    前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夏长悦有些懵的看着眼前的保安头头在往上级汇报。

    “回总裁,小偷已经抓到了。”

    小偷?说的是她吗?

    “你们做什么?放开我,我不是小偷!”夏长悦刚要解释,就被人按到了桌子上,双手反剪到身后。

    为首的保安走上前,从她的手里找到合约,冷冷的挑眉。

    “现在是人赃并获,是不是小偷,你留着到警局再跟警方解释吧!”

    “我真的不是小偷,我只是想要拿回我的东西,你们信我好不好?”夏长悦着急的解释,脸都憋红了。

    她娇小的身子几次想要从桌子上站起来,却被保安按着动不了,整个人都要抓狂了。

    她还没有销毁合约,她这个时候不能被当成小偷……

    夏长悦抬起头,目光正好落到她刚才藏身的书柜上。

    她的眼前突然闪过严承池冷漠的脸庞,还有他刚才有意无意扫过书柜的眼神……

    她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她来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没有关,合约这么刚好放在桌子上,就像是为她准备的。

    他是不是早就知道,她躲在书柜里?

    他才刚走,警报就响了,那么刚好……

    “我要见严承池!”夏长悦努力的收起脸上的惊慌,直起腰,坚定的开口。

    “总裁没有这个闲功夫见你,你还是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跟警方剖白吧。”保安将夏长悦提了起来,推着她往门外走。

    “我要见严承池,你只需要替我通报,见不见,让他来回答我。”夏长悦伸手抓住门框,说什么也不肯走。

    严承池肯让她进办公室,没准真的是要将合约还给她的,一切都是误会。

    她不能把他想的那么坏,一定只是误会。

    “总裁现在在开会,让保安部全权处理这件事,你再拖上两个小时也没有用。”

    “……”

    严承池明显不愿意见她,有那么多保安在,她还能拿回合约吗?

    夏长悦绝望的站在那里,手指紧紧的抠着门框。

    蓦地,眼前出现了一道人影,挡住了她眼前的光。

    目光里,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

    夏长悦双眼一亮,激动的抬起头,“严承……”

    看清站在她面前的人,她最后一个字,噎在了喉咙里,目光暗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