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奢华的总统套房里。

    茶几上,全是喝空的酒瓶。

    凌乱的衣物扯破了丢在昂贵的沙发上、地上……

    颓靡的气息充斥着偌大的空间。

    欧式的大床上,被窝里的人在缓缓的苏醒。

    夏长悦一翻身,身体像是被卡车碾过,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下就僵住了。

    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一瞬间瞪直了眼睛!

    她紧张的扭头看向床边,没有人……

    她还来不及松一口气,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一道伟岸的身影站在镜子前,正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

    微光打在他的脸上,完美的侧脸透着汝瓷般的色泽,如雕如琢。

    他修长的手指系着衬衫纽扣,动作很慢,透着优雅,举手投足间,全是贵气。

    夏长悦心脏一紧,浑身的血液像是一瞬间凝固住。

    他们、他们怎么会睡在一起?!

    夏长悦愣怔间,男人已经转过身,凌厉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如针扎一般。

    她手心一紧,指甲刺进了肉里,咬着唇不敢吭声。

    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这样了……他至少会把合约还给她了。

    夏长悦左等右等,都等不到男人开口,反而瞥见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准备离开的动作,惊得一下从被窝里坐起来。

    “严承池,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夏长悦脸色发白。

    闻言,严承池脚步一顿,缓缓的转过身,淡漠的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奢华腕表,薄唇微启,“你有三句话的时间。”

    夏长悦一怔,顾不上多想,脱口而出,“我跟严氏集团签的合约里面有错误,我想要拿回去改一改。”

    “第一句。”严承池漫不经心的启唇。

    “这份合约根本不是当初我收到的那一份,是被人掉包了,只要你肯将合约还给我,我愿意赔偿严氏集团的损失。”

    夏长悦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眼神变得祈求,定定的看着眼前掌控着商界生杀大权的男人。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不能去坐牢!

    “还剩最后一句。”他冷峻的脸庞,仿佛根本没有在听她说话。

    妖冶的目光,从夏长悦惨白的脸上掠过,唇角微扬,噙着一抹似笑非笑,像是在嘲讽她的天真。

    “……”

    夏长悦一双杏目微瞠,看着他不为所动的神情,情急之下。

    “你已经睡了我,至少应该把合约还给我!”

    话落,房间里的气氛立时低沉了下来。

    严承池蓦地眯起眸,目光阴冷的蜇人,怒气来得莫名其妙。

    他踱步上前,蓦地伸手掐住她的下巴,手指一用力,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咬牙切齿。

    “夏长悦,四年不见,你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

    “……”

    夏长悦吃痛,下意识的想要拍掉他的手,想到他手上的合约,咬着牙不吭声。

    就在她以为严承池会掐死她的时候,他身上的怒气却突然消失了。

    严承池冷冷的睨着她,蓦地松开手,仿佛像沾染了什么脏东西,抽出手帕擦着修长的手指。

    “我记得昨晚是你自己送上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嘴角噙着恶魔般的冷笑,薄唇微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