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战场的两个生物大惊。[书库][].[].[com]复制网址访问///

    特别是大鸟,对于这个刚刚加入进来的第三者,更是记忆犹新。

    因为这个第三者不是别人,正是从龙飞的冒险小队里面脱离,偷偷借着黑夜掩护离去的猪头人。

    猪头人此刻已经变成了战斗状态,它两脚直立,庞大的身躯,起强大的生物,也差不多少。

    这一幕,大鸟在看见之后,更是摸不到头脑。

    这熟悉的身影,这熟悉的气息,绝对是那头笨猪无疑,可是为什么,它突然间变得这么强大了。

    是的,猪头人在大鸟的眼里发生了十足的改变。在它被大鸟虐待的时候,虽然猪头人也是战斗状态,可是并不是它的终极战斗状态,它保留了大部分实力,身体更是无的弱小。

    此刻,它将自身的实力全部都释放出来,怎么能不让大鸟感觉到吃惊。

    不过吃惊归吃惊,该有的本能反应,大鸟还是没有忘记。它惊叫一生,拍打着翅膀,躲避过了猪头人的袭击,霎时间,场面变得微妙起来,变成了三足鼎立。

    猪头人一脸的愤慨,它的目光一直盯在大鸟的身体,对旁边的强大生物视若无睹,好似自己和大鸟有着血海深仇,实则不然,如果仔细观看,会发现,猪头人一双眼睛在愤怒的同时,也是在滴溜乱转,并且透漏着丝丝惊恐。

    而它惊恐的来源,正是强大的生物,也不知道为什么。

    透过猪头人的瞳孔,强大生物倒映出了它的真容,赫然是一头浑身有着漆黑毛发的巨猿,如果龙飞在这里,一眼可以认出,这个家伙,正是猪头人画里面的最后一个生物。

    算大鸟和曾经杀死的蝎子,还有被戏弄的跳鼠,五个拥有果实的生物,竟然是都聚齐了。

    巨猿用肩膀扛着武器,暂停了战斗,它的脑袋一会在大鸟的身看看,一会在猪头人的身逗留,好似也有些纳闷。

    不过,它和猪头人一样,看向大鸟都是双目含怒,然而,它看向猪头人的眼神,有一点不好说了,吃惊?诧异?戏虐?总之有很多复杂的情绪。

    要说复杂和疑惑,巨猿只可能排行第二,三个生物里面,大鸟是最摸不到头脑的。

    抛开猪头人的实力突然大增不说,他还有另外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在脑子里缠绕。

    这头笨猪不是被这个猿猴抓走的吗?它怎么还能出现在这里?如果,它不是被猿猴抓走,那么有很可能自己的果实也不是被巨猿偷走的,可果实哪里去了?

    大鸟想不通。它唯一知道的是,很有可能,自己追过来想要抢夺回果实的事情泡汤了,果实很有可能不在这里,而是在其他的地方。

    一想想自己和这个力大无穷的大猴子,打了这么久,大鸟都是心惊肉跳。我滴个乖乖啊,和大猴子战斗了一天,是自己变强了,还是这个大猴子变弱了呢?

    风鸟不知道,它只是知道,要是在平时,它可是万万不敢招惹这个家伙。更不要说,此刻还杀出来一个第三者,实力也不算弱小的猪头人,大鸟登时间萌生了退意。

    不过,在这样的场合下,也不是它想要走,能走的了。不说巨猿,说猪头人,也断然没有理由放过这个折磨过自己的家伙。

    要不是为了帮小蛇偷果实,它老猪哪里会受这样的窝囊气。虽然实力,起大鸟猪头人稍稍弱了一线,可是大鸟想要彻底收拾掉猪头人,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苦战,也是断然不能将它拿下的。

    你给我纳命来吧!哼哼哼!

    猪头人大喝一声,在大鸟还在犹豫徘徊的时候,猛然的抡起了手里的武器,朝着大鸟砸了过去。

    它的武器和巨猿手里面的武器一模一样,也不知道有着何种关联。

    猪头人勇敢的作风,惹得大鸟怒气连连,同时让它也下定了一个决心,要把猪头人先行干掉。

    大鸟在心里想,这头笨猪和这头巨猿应该是不认识,那么,先将笨猪收拾掉,让巨猿看一看,一头实力不弱的笨猪都被我干掉了,鸟爷的实力也是不弱的,你还是乖乖得让我走了的好。

    可是,不说大鸟短时间内能不能打败猪头人,说是巨猿,也没有按照它的思路来走。

    在猪头人出手的瞬间,巨猿也是举起了武器,嚎叫两声,加入了围攻大鸟的战圈。

    这一下,可是把这头大鸟吓得够呛,一头巨猿,不是它可以匹敌的,更何况旁边还有一头笨猪,大鸟霎时间,感觉到了浓重危机,笼罩在了自己的头顶,它哀嚎连连,呈现出了明显的劣势。

    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可能不出多久,它要被击败,而败下来的命运,大鸟清楚地知道,光是看猪头人眼里的怒火,明白不会有好下场。

    啾啾!

    战斗了一会,大鸟终于是不在拖沓,此时,它收起了想要干掉猪头人的想法,而是一心想着,要脱离战圈,先行离开此地,回到自己的老巢。

    它聚集了身体的全部力量,猛然间发出了大面积的风刃,风刃呼啸,滚滚涌动,在黑夜里,犹如无数的魔鬼,朝着猪头人和巨猿袭了过去。

    吼,哼!

    面对着大鸟的反击,两个巨大的生物,几乎都是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抬起手里的武器,朝着风刃打了过去。

    不过,动作一样,结果却是截然相反。

    猪头人和大鸟全力发出的风刃刚一接触,它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力量,涌进了自己的身体,而后倒着飞了出去。

    纵然猪头人有心想要抵御,也是办不到。如果是在平时,看见大鸟这样的攻击,它绝对会采取躲避的战术,今天当着巨猿的面,猪头人想要展现一下实力,却是适得其反,它庞大的身体飞在半空,手里的武器更是脱手,砸向了地面,撞出一个巨大的深坑,而它自己也是和武器一样的命运。

    反观巨猿,却是在这一击之下安然无恙,甚至它的大棒,敲碎了风刃,还有余力砸向了转身逃走的大鸟身体之。

    这一次,大鸟在仓惶之间,再也没有躲避过去。战斗了一天一夜,它也终于是挨了巨猿一下,也仅仅挨了这一下。

    只不过,一下过后,却让它感觉浑身下的骨头都是碎了,一种灵魂的战栗由内而发,大鸟真的害怕了。

    啾!

    大鸟悲鸣一声,响彻了夜空。它不敢再有丝毫的耽搁,全力闪动着翅膀,借着被巨猿大棒击飞的力道,快速的离去。

    在速度,大鸟还是有一定的优势,特别是在性命受到了危急之时,它更是爆发了自己最大的潜力,只见一道轻风拂过,大鸟不见了踪影。饶是巨猿首领想要追去,也是为时已晚。

    吼吼吼!

    它仰天长啸,在月光的映射下,庞大的身躯显得是那么的威风凌凌,不可一世。

    而后,巨猿首领扔掉大棒,转过头看向了到在一旁地面装死的猪头人,嘴角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奸笑。

    轰隆隆!

    它迈着大步,朝着猪头人跑了过去!

    ……

    夜色静谧,水波粼粼,侵泡在冰凉的小河水里,龙飞和几个小伙伴都是说不出来的惬意。

    特别是小海鱼,这个水生生物,有了水的陪伴,它更是散发了生机。龙飞等几个伙伴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小海鱼还是在水里嬉闹游玩,睡意全无。

    它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毕竟天亮之后,冒险小队又要出发了,这一走,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遇见河水,小海鱼珍惜时间不想睡眠,也是情有可原。

    然而让小家伙稍微有些疑惑的是,岸的那头笨猪,在休憩了一会之后,却是潸然的离去了。

    起初,小海鱼也没有在意,以为这个大家伙,只是出去找点吃的或者干些别的事情,然而过了午夜,也看着天要亮了,小海鱼自己本身都有了一些困意的时候,猪头人还是没有回来,它开始泛起了狐疑。

    难道这个大家伙走丢了?或者是这个大家伙逃走了?

    小海鱼自己也说不准,它在犹豫,是不是该将龙飞弄醒,告诉他一声。

    其实,在猪头人刚刚离开的时候,小海鱼有心想要提醒龙飞,奈何,看着初进梦乡的小蛇,小海鱼终究是没敢。

    这时候,它再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游动着身体,划到了龙飞的身边,伸出了自己的鱼尾,扫向了小蛇的身体。

    然而,还不待小海鱼碰触到龙飞,突然,在这方天地里,响起了一连串的悲鸣声。

    那声音,让听者动容,闻着落泪,好似有什么生物,正在遭受巨大的痛苦。

    不出意外的,龙飞和几个伙伴,都是在这样的声音里被惊醒。

    刚刚醒过来的龙飞,还有些睡眼朦胧,不过,当他的模糊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大片阴云和一股熟悉的气息时,龙飞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顿时从河水窜了出来。

    他的眼精芒一闪,看向了远处的天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