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猪头人看着龙飞,一颗心在肚子里,也是七八下。[书库][].[].[com].d.m[匕匕]

    因为在冥冥之,它似乎从龙飞的身体,感觉到了本能的畏惧。

    这种畏惧,在这片沙漠里,是他很久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要是真的向前追忆,也是很模糊,或许是十年,或许是百年,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猪头人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于一个小不点会畏惧,但是,这并没有妨碍它进食的,更是没有被这丝畏惧吓退。

    开玩笑,一个几十米的小不点,你家猪爷一跺脚,能将他踩成肉泥,用得着怕他吗?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猪头人看过龙飞之后,撇了撇嘴,目光对于面前的小家伙流露出了一丝不屑。

    随后,它挥舞着一双猪蹄,不停的将手里的老鹰塞进自己的大嘴之,不一会儿,几只扁毛畜生,被它轻松地消灭掉了。

    喘了几口粗气,打了几个饱嗝,轻轻的将嘴边挂着的羽毛吹向了天空,猪头人并没有吃饱,它硕大的内脏,填进去几只老鹰,不过是杯水车薪,可有可无。

    啪!

    猪头人一屁股坐在了沙漠之,而后望着远方的天空发呆。

    虽说它没有吃饱,但是本能的潜意识里,也并没有让它把龙飞当成食物,这种原因何在,莫说是龙飞,是猪头人自己都不清楚。

    总之,它对于龙飞提不起任何进食的。

    或许是这个小不点,长得太难看了吧。猪头人这样想到。

    可是,在它对面的龙飞却不这样想好你个猪头,居然吃了蛇爷的老鹰,而后又对蛇爷的话语充耳不闻,这是要被忽视的节奏嘛。

    平时的时候,看见这样的庞然大物,龙飞第一时间绝对是二话不说,转身逃跑,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的性命置身于危险之的习惯,

    然而这一次,本能的习惯却有所更改。面前的猪头人,没有给龙飞带来恐惧,更是没有从它身体感觉出任何的杀意。

    所以,龙飞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鬼使神差的,几步来到猪头人的面前,大声的喊道“老猪,你吃了蛇爷辛辛苦苦诱捕而来的猎物,也不给蛇爷一个说法,是不将蛇爷放在眼里面吗?”

    话一出口,龙飞自己都有些愕然。

    “往常自己不是这样的,为什么看见这个猪头人,会有这样的反应和语言?难不成是因为它是自己在沙漠行走了大半天,唯一遇见的一个活物,所有有亲切感?”

    “嗯,很有可能是这样!”

    龙飞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后堂而皇之的瞪大着眼睛,等待着猪头人的回话。

    可是,左等右等,回答没有听见,却是在空气,突然传出了一阵鼻鼾。

    呼,呼,呼!

    “这,这是什么情况!”

    龙飞大为的惊诧,他在沙漠里快速的蜿蜒,很快来到了猪头人头颅的位置。而后发现,这个大家伙,居然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他的面,这样大咧咧的睡着了。

    鼻鼾正从它的口发出,扁平的鼻子还挂着两个醒目的泡泡,预示着猪头人此刻睡得正香甜。

    “奶奶个熊的,这头死猪,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

    龙飞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地打击。

    “是自己太弱小了吗?弱小到可以被完全忽视的地步?”

    “或许吧,如果是自己遇见一些几十厘米长的小昆虫,估计也是这样的反应。”

    可是,龙飞根本不是小昆虫,而猪头人也不是大蟒蛇,虽然有这个想法,但是龙飞也不能原谅猪头人对自己如此轻视的行为。

    张开大嘴,伸出了蛇爪,龙飞对着猪头人那蒲扇的招风耳,狠狠地抽了过去。

    嗷嗷嗷!

    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声响起,震得天空的几片白云都散了。

    猪头人猛然间从沙堆坐起,胡乱飞舞的猪蹄,更是在无意将龙飞按进了沙堆里。

    它站起身来,嘴还挂着鼻涕泡,一双猪目警惕的扫过周围的环境,可是风平沙稳,没有任何的危险,

    它挠了挠猪头,有些不可思议,明明感觉到了一阵疼痛,为什么不见袭击自己生物的身影呢?而且,刚才在自己面前咆哮的小不点也不见了。

    龙飞的消失,并没有给猪头人带来更多的困惑,它只是稍微想一想也释然,反正它对于龙飞并没有任何的好感,更是有淡淡的害怕,走了更好,猪头人也乐得清闲。

    啪嗒!

    一屁股,猪头人朝着地面又重新坐了回去,从屁股传来的微微生硬,并没有引起它的注意。闭双眼,它在顷刻间又深深的睡了过去。

    然而,猪头人的熟睡,可是苦了龙飞。

    在被按进沙子里后,他好不容易才钻出来,哪成想刚刚露头,迎面而来一个肥硕的猪屁股,这还不算,同时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腥臭,随之而来,让龙飞差点晕厥。

    “,等蛇爷出去,一定要你好看!”

    龙飞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在猪头人面前什么都不是,但是他不服气,他发誓,钻出沙土,一定要给猪头人痛击。

    想要出去,直直下已经不行了,甚至几百米之内的沙土都被猪头人肥硕的身躯盖住,龙飞只能迂回绕路。

    不过,这一绕之间,龙飞突然从沙尘里,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是?”

    即便是微微有些熟悉,可是龙飞也想不起,自己在什么时候曾经遇见过,并且他也没有察觉出,这股气息究竟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

    熟人?熟悉的物品?还是其他东西?龙飞不知道,所以他决定,顺势过去看一看。

    反正在柔软的沙粒,龙飞灵活的身体,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阻碍,并且,短时间不呼吸,他也不会有闭塞的感觉。

    努努鼻子,龙飞按照嗅觉的提示,快速的照着一个地方疾驰而去。

    但是,在这股气息越来越明显,龙飞即将要到达目的地之时,一阵愤怒的狂吼,突然从方的沙粒传了出来。

    而后,龙飞被一个四趾猪手,拎了高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