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深处在黑色的潮水之,望着大船渐渐远去,龙飞的一双蛇目明亮,并且闪过深邃的光芒。[书库][].[].[>

    前方不远处是沙漠,金光闪闪散发着迷人的光辉。

    此时,龙飞已经知道,现在是傍晚,一天之最黑暗的时刻。借着夕阳染红了天边的余晖,大蟒蛇带着几个小伙伴,加速的朝着沙漠而去。

    虽然水里也算是龙飞的主场,在水里和在陆地,他感觉不出太多的区别。但是,固有的思想,龙飞还是认为,脚踏实地能够给他带来安全的感觉。

    刚刚重生,龙飞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更不知道自己的实力究竟如何,他迫切的需要登岸边,找一处可以藏身的所在,而后慢慢熟悉自己的身体。

    不止是龙飞,四个伙伴也是一样。

    因为龙飞发现,这次醒来之后,隐约间,冒险小队成员身体的气势,都似乎不同了。

    最明显的是大海龟,这个大家伙,居然变成了和三个小家伙一般大小,成了一个迷你的小海龟。

    龙飞不知道是它的身体以后这个样子,还是在它的身体发生了什么离的事情,总之,龙飞想要弄清楚。

    大海龟可是冒险小队的金牌打手,自从跨过海洋之后,一路之依仗着它威胁其他觊觎的生物,如果连大海龟也丧失了威慑宵小的实力,龙飞真的需要停住步伐,仔细的考量一下了。

    黑色海水是冰冷的,并且非常的粘稠,和大海完全不同,倒像是龙飞曾经经历过的沼泽。

    但是这种困难,并没有阻挡住冒险小队的步伐,甚至是小火鸟和小灰,也可以在这其畅游。

    沙漠的岸线距离龙飞此时跳船的距离,差不多有十几里,这一点长度,如果全力奔袭,用不了太多的时间能达到。

    而龙飞也没有准备藏拙,他开足马力,急速的向前。

    天要黑了,空气似乎也透露出丝丝的凉气,不知道为何,龙飞总是有一种心神不定的感觉。

    自从在大船跳下来之后,这种感觉一直缭绕在龙飞的心头,挥之不去。

    “难不成又要遭遇危险?”

    龙飞已经够了。他发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那是,最近的一段时间,无论是任何危险,他都难以应对。在危险总是费劲了心思外加一点运气,才能够得以存活。

    这和以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情况完全不同,龙飞在也体会不到用实力压倒他人的感受。

    “是要一辈子这样了?”

    龙飞不甘心,他非常怀念曾经可以在一群大佬之肆无忌惮穿梭的样子,他非常渴望强大的实力,同时,他也没有忘记自己伟大的理想,成为食物链的顶端,蔑视天下的生灵。

    当然,如果龙飞有实力,他绝对不会和其他生物那样,随意的杀害弱小,他还是有着一颗慈悲天下的心。

    摇了摇脑袋,龙飞抛开了脑的胡思乱想,目前首要的任务,是登陆地,其他的事情,只能看以后的发展。

    “伙伴们,加把劲儿,我们要尽快登山岸边,我总是感觉,好像有一种危险在向我们靠近!”

    不知道从何时起,龙飞可以对着自己的几个伙伴畅所欲言,而几个伙伴,也同样的可以理解龙飞话语的意思。

    言毕,龙飞猛甩蛇尾,灵活的身体,犹豫离弦的箭,率先的窜了出去。

    而小灰和小火鸟,为了不拖延大蟒蛇的后腿,也是从潮水跃出,飞向了空,生有翅膀的它们,天空之才是天堂。

    唧唧,吼!

    小海鱼也小海龟也是响应了龙飞的号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全力赶路。

    “嘶嘶嘶!停!”

    然而,还不待所有的四个小伙伴将速度提升至最大,跑在最前方的龙飞,却是突然跃出了水面,而后在空一个翻转,止住了前冲的身型。

    砰!

    当他在一次落入水之时,蛇脸写满的全是骇然。

    这一顺之间的加速,过去了几息时间,让龙飞也跨出了几海里,和沙漠的距离在一次拉近。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龙飞终于看清楚,沙漠边缘散发着金光闪闪的物体是什么东西。

    开始的时候,龙飞以为是沙尘,可是此刻,龙飞发现自己错了,这哪里是沙尘,这分明是一些海洋的生物。

    一大片海洋生物,密密麻麻的爬满了海岸线,占据了整个沙漠的边缘,像一道天堑,将冒险小队和近在咫尺的沙漠隔开。

    这群生物,龙飞也不陌生,在前一世,它们被称作水母,是海洋的一种浮游生物。

    水母并不可怕,它们的存在,更像是一道风景,供人们观赏;可是在这个世界,龙飞可没有观赏的心思,经历了一些列事件之后,他的警惕性大大的提高。

    一只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是这样一群水母,恐怕自己和伙伴们冲过去,第一时间会被淹没。

    况且,龙飞此时也确定了,自己感觉到的危机,是来自于这些水母之。

    龙飞停下了身型,几个伙伴也都是随着他,止住了脚步。

    小灰和小火鸟从前是旱鸭子,这样壮丽的景观它们当然没有见过,所以此刻,它们的眼神和龙飞一样,充满了惊骇。

    小海鱼和小海龟则是不同,它们从出生开始一直生活在海洋里,对于水母,它们并不陌生,它们也同样知道水母的可怕,是以它们的目光充满了浓浓的戒备。

    这样的眼神,更让龙飞肯定,面前的水母群,隐藏着巨大的危机。

    “怎么办!”

    眼看着沙漠近在眼前,却不能登陆,龙飞也是心急如焚。

    天要黑了,如果不能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场所,这样侵泡在海水里,绝非龙飞所愿。

    夜晚,是很多生物梦想的乐园,恐怕到那个时候,遭遇的危机会面前的水母还要可怕,徘徊和犹豫见,龙飞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没想到,一片沙漠在近前,还没有登录,要率先面临危机。”

    龙飞摇摇蛇头,一阵苦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