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子安,你当真要投资文学网站呀?去往王勃停放交通工具的路上,走在他身边的江小柔问,似乎还陷入刚才演讲的激动中。作为王勃王子安特意来人大看望的朋友,整个晚上,她受到了长这么大以来最多的关注,可谓是一夜成名。

    为什么不呢?呵呵,小柔,毕业后有没有兴趣来帮我工作啊?到时候我让你当eo!王勃呵呵一笑,看着夜色中的女孩,向其发出邀请。

    投资或者说成立文学网站,具体来说就是后世网络文学的主宰起/点/中文网,算是王勃在整个下午思索自己演讲主题时的灵机一动。有两个数据强烈支撑着他的想法:

    1,04年,起/点被盛大以两百万美金全资收购。

    2,10年后,即2015年,以起/点/中文网为主的盛大文学被不差钱的腾训以50亿rb整体收购。

    十年,500倍的收益率,这是一个让王勃十分心动的价位。

    而且,现在才2001年,起/点/或许都还没成立,此时介入,完全不需要两百万美刀,只需要很小的一笔钱就能够启动并维持运转。前世作为一个喜好网络文学和不成功的网络码手的他亲眼目睹了整个网络文学圈的风云变化,见证了起/点/中文网一统天下,成为一代霸主,然后这霸主也最终被更大的巨无霸,山寨之王,创业者粉碎机之称的腾训一口吞下的过程。他知道网络文学发展的几个决定性大势,熟悉对读者来说什么才是最舒服,最赏心悦目的界面。最重要的是,制约目前各大个人书站发展的最大的瓶颈,资金,对他来说完全不存在。只要时机合适,网络文学的春天一旦到来,他随时可以加码,给网站以最强的助推迹!

    所以,在这个群雄割据,网络文学才起步的蛮荒时代,知道未来大势的他为什么不去分一杯羹呢?先找齐未来起/点/中文网的几个创始人,将他们纳入旗下,自己投资,并进行战略方面的指点,将具体的运作扔给他们,养个几年,把孩子养大,到时候卖个好价钱也好,或者留着自己继续玩儿也好,还不是由自己的心意?

    如此一想,在下午打演讲内容腹稿的过程中,王勃便慢慢下定了分出一点心,进军网络文学的决心,并且在晚上演讲时当着数百人大师生的面宣布了出来,算是给自己增加一点努力去兑现的压力。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的他,感觉实在有些无聊,缺乏方向感。

    啊,我当网站的eo?不行的,子安!我完全不行的。江小柔开始听王勃要她毕业后为他工作,她还是一喜,当马上又听对方要自己去当eo,当即吓了一跳,连忙摆手。

    呵呵,小柔,现在不急。目前电脑的普及量还是太低,而且网速也慢,大多还是用‘猫’通过电话线拨号上网。等过两年电脑的普及越来越广,adsl宽带越来越多的时候,那时才是网络文学发展的春天。所以,小柔,现在你还是以学业为重。闲暇有时间,就去浏览下目前的几家网络书站,比如什么西陆bbs论坛,龙/空,幻/剑/书盟这些有代表性的书站,翻几本目前流行的网络小说,对网文以及网文的发布平台有个大致的概念。王勃对江小柔说。

    嗯,我会的。江小柔点了点头。

    王勃停车的地方终于到了。

    好了,小柔,你回寝室吧。以后多联系。站在神龙富康门边的王勃看着眼前的女孩说。夜色下的女孩有种说不出的宁静美,亭亭玉立,犹如一支在夜晚开放的夜来香。

    嗯,子安。你也快回去休息吧。路上开车的时候小心点。江小柔凝视着眼前的王勃,温柔的说。在对方即将离开的这一刹那,她的心头突然间涌出一股无限的不舍,好希望时光能够在这一刻停止下来。

    女孩眼中的那丝不舍被王勃捕捉,心情一下子也变得有些柔软。他看了看四周,停车的位置有点偏僻,也没看到什么人,于是伸开双手,将女孩搂在自己的怀中。

    我走了。王勃将自己的下巴搁在女孩略显瘦削的肩头,深一口气,立刻有无数的芬芳涌入鼻孔,受次刺激,他搂住女孩后背的双手便深深的用力,仿佛要将女孩搂入自己的胸腔。

    嗯!江小柔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同样深深的吸了口气。男孩的动作让她激动而又欢喜。

    你要保重自己。王勃又说。

    嗯!江小柔一声小声的嗯,子安,你也要保重。

    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是你最强大的朋友现在没有多少事是我搞不定的呢。王勃继续说道,搂住女孩后背的一只手已经慢慢的摸到了女孩脊柱的最后一根脊骨,也就是尾椎骨。尾椎骨下面便是一条缝,缝的两边是两团挺翘的半圆。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吸引着他将自己的手掌下探,去触摸,感受更深的沟壑,或者去拥抱,掌握更饱满,优美的曲线。

    然而他终究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心头如潮水般翻滚的欲/望。现在还可以说是朋友间的拥别,如果将自己的爪子盖在了女孩的臀/瓣上,那性质就变了,两人的身份也将跟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和江小柔经过了这么多次愉快,温馨,谈得上默契,甚至心有灵犀的相处后,现在的他也不知道两人以后会变成怎样的关系,但是如果有可能,他还是希望能够给与对方更多的选择。因为不论他和江小柔的关系如何,他这辈子注定无法给与对方对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婚姻!

    十点四十,王勃开着租来的神龙富康,终于结束了对老朋友江小柔的访问,开始朝几公里外的家中走。行驶在夜色中的他,没有了来时的期待和兴奋,却多了一股抹不去的惆怅。